第二章 龙神大人
作者:笨蛋兔子君      更新:2020-01-26 22:21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怎么....父亲大人?”

    话音刚落织田纱织刚回过头,就发现自己身边的环境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了改变。手中虽然还牵着父亲大人的衣袖,但呆滞的表情跟毫无温度的躯体告诉她这并不是真人。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如常人心中陡然升起疑惑,但却没有闷头苍蝇一般的慌乱。

    从小就生在神道家庭,爷爷,父亲,叔伯都做着同样的工作。怪异的故事,古怪的书籍看的太多太多心理素质不是一般的强大。而且在伊势神宫内有神灵的护佑怎么可能会有不长眼的怪物混进来。相比这个,织田纱织更愿意相信这是神灵的指示,亦或是刚才的盗窃触动了某样珍藏引起的异样。前者的话并不认为会是。毕竟神灵已经太久太久不现身了。久远到连她们这些一心侍奉的神道人员都已经快要绝望的地步。

    所以比起神灵的旨意,少女更愿意相信是仓库内储存的历史珍藏珍藏被触动。这样的例子在各大神社,寺庙乃至古贵族中就算没亲眼见到过,在事后也能有所接触。

    在这神灵消失,术法失效的年代里。也只有凭借这些还携带着特殊能力的神具,神道跟僧侣勉强维持着局面才没有被打落凡尘。

    是有什么神具被触发了吗?

    沙田纱织有些兴奋,也有些对未知事物的小紧张。

    看着短暂茫然后迅速恢复过来并开始探查周围环境的少女,黑暗中庄司涉笑了笑,不愧自己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孩子,你在找什么?”黑暗无垠的空间内,一道虚弱的男音从虚无缥缈的空间中传出。

    “会,会说话?”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织田纱织陡然一惊,神具死物肯定没办法说话的,那跟自己对话的就....

    “神明大人!”织田纱织小脸通红的说道:“是,神明大人吗?”

    “神明大人?哈哈哈”虚无的声音笑了起来:“很熟悉的称谓啊。”

    确实很熟悉,在接受了圣主全盘记忆之后,庄司涉脑海中对所谓的神灵也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最简单的,强大到无法理解即为神。而圣主,如果当初他换一种做法的话,以他的力量神明这个称呼带在头上并不为过。

    “可以请问,您是哪位大人吗?”

    “哪位啊....我也忘记了,不过你可以称呼我为龙!”

    话音刚落,像是有一股无形的狂风吹过一般四周黑暗退散,一道高约千米的山峰上,盘踞着一条头角峥嵘浑身散发着暗金色泽的真龙,桌子大小的鳞片反射着金属的光芒,硕大的龙首趴在山峰的顶端。

    威严的长相消去了庞大身躯带来的恐I惧心,只留下充沛的力量感跟安全感。

    看到自己此时就站在距离龙首不远的地方,被红色的龙瞳注视着。织田纱织的脸上,带着茫然跟崇拜的小表情,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龙,龙神大人?”

    龙神?距离织田纱织不远的雕像中,庄司涉露出微笑。对于人类来说,第一印象是有多么重要。原本的火之恶魔现在被称呼为龙神大人,这之间的差距大的都没办法衡量。

    “龙神吗?你愿意的话就这样称呼也好。”

    听到了龙首传来的声音,织田纱织越发的兴奋。好在长久以来的家庭教育让她在过头的边缘保持住了理智,没有在龙神大人面前太过失态。

    “龙神大人找到我,是有什么需要吗?”

    “我能够感觉到你内心的激动,如此还能够保持冷静,孩子你很不错。”庞大的龙首微微抬起,大笑的声音传来:“从沉睡中被黑暗惊醒,看到的全都是欲望跟堕落污染的心脏,本以为.....没想到会遇到你。孩子,你愿意拿我的传承与力量来拯救这个快要滑落深渊的世界吗?”

    这就是庄司涉在夸张了。虽然这一个月将黑影兵团散布开来确实发现了许多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事情,但滑落深渊,还差了很远。拯救世界虽然老套了些。不过,对于这种年纪热血还未冷却的少女,就很合适了。当然少年也行,只是少年不符合庄司渉的审美。白衣红裙的巫女,多好啊,是吧?

    “我愿意!”看着慈眉善目(凶神恶煞)看着自己的龙神大人,织田纱织挺直了身板朗声说道。

    “不错,放开心灵我传给你足以自保的能力,接下我还需要沉睡一段日子,你且暂时自己学习一段儿时间。”

    “沉睡?”刚刚从传承的记忆中清醒过来,都没来得及管手臂上的刺痛就听到了这样的话,顿时织田纱织的心中猛地一跳。不会是因为帮自己,龙神大人付出的太多所以需要沉睡吧?

    明明龙神大人才刚刚醒过来,处于最虚弱的时候,却还要给自己力量。

    看着表情不断变化的少女庄司涉就知道她是想多了。不过却没有制止,就怕你不想。如果不胡思乱想的话自己还怎么忽悠人?

    “不,这份力量您收回去吧!”

    “不满意?”

    “并不是。”摇摇头,在已经将要凋零的时代,不知道别人是否有这样的机遇。但能得到龙神大人的垂青,织田沙织心中只有兴奋跟雀跃。那可是自身一步迈入超凡的机会。

    但,为了成就自己就让龙神大人在读虚弱陷入沉睡。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恩将仇报,自私自利。

    “太自私了,我不想要为了自己伤害到大人。”

    硕大的双瞳紧紧盯着少女,沉没良久龙首里传来叹气的声音:“等一会儿沉睡之后纱织把我的雕像放在人多的地方吧,这样会更快的清醒过来。”

    “不要忙着摇头拒绝,听我说纱织。黑暗并不会因为我们的想法就停下蔓延的脚步。未来有没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谁也不知道,能够完全相信的只有自己,这么说你会理解吗?”

    织田沙织的呼吸急促起来,只有她们这些世代相传的神道家族跟仔细研读过专门资料的人才会知道。对于一位强大的原生神灵来说接受信仰成为信仰神邸是多么难得决定。

    对于神灵,妖怪乃至于灵魂来说生命产生的信仰都是无上的良药。治愈旧疾,强大实力...最重要的是速成,只要有足够的信徒,神灵的实力就能够无限的强大。

    但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接受信仰的同时也意味着祂将会被带上禁锢的镣铐。满足愿望,护佑信徒,无可止步的朝着信仰最想要的方向改变。更为恐怖的是,得来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信徒的基础上。

    当人们遗忘了自己的神灵或者不再信仰,那原先得来多少就会加倍的返还回去,直到伴随着最后一位信徒自身也陷入消亡。

    明明能够什么也不管靠虚耗时间来慢慢复苏,但为了更快恢复选择了接受信仰....龙神大人,太仁慈了。

    看着已经被自己忽悠真的相信了的织田沙织,笑了笑庄司涉一口气将剩下的法术只是塞给了少女,留下些许微弱的注意力关注着雕像随后返回了身体。

    毕竟圣主的真身被封印在雕像中,残缺的力量并不能让庄司涉在黑影空间里呆太长时间,不赶快返回的话身为人类的脆弱身体恐怕会很快被同化成影子生命。

    打开了《boss日志》,映入眼帘的便是十个单位的信仰。

    原先靠着在校园中立威跟黑影兵团的不断出现在周边城市树立起新夜下忍者的传说,辛苦一月才积攒来五点的信仰。现在只是说说话就得来之前一个月的辛苦,还真是...

    不过为此庄司涉也付出了一部分粗糙的基础气魔法知识以及剔除了自己血脉意志的火气。

    像是恶魔小龙改造滑板少年一样,将纱织改造成绿蜥蜴他可做不到。

    做不到,不如说对自身力量的完全掌控让庄司涉可以选择送出能力的范围。拥有残缺的火气却不会变成蜥蜴只是基本操作而已。恶魔小龙做不到,只能说他的实力太多了也是,毕竟是圣主几度被刀斩之后最废状态下的产物。

    翻过首页,在圣主那只墨绿色龙首的头像下,十二块八边形符石静悄悄的呆着。手指在其中褐色的小老鼠上轻轻一点,一道稀碎的白光从符咒的四周挤入。短短半秒不到的劣质特效后暗淡的鼠符咒被点亮一个角落。

    “看进度条的话大约还有相同的一百份信仰就能够完全解锁鼠符咒吗?但这份儿力量跟轻松的感觉.....”

    握紧双拳,鼠符咒关乎着封印。虽然只是百分之一左右被解开,但对应圣主百分之一的实力也足以让庄司涉这个普通人“见识世面”。

    “连一个符咒都没有完全归位就有这样的实力....那在不死神明动手前,完全体的圣主该是有多恐怖?”

    想着,庄司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虽然知道这份力量已经完全归属自己,但还是想要尽快看到完全体的样子....纱织,赶快接收了那些记忆醒来吧,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