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铁证如山
作者:饭团桃子控      更新:2020-04-29 20:4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张姚玲摇了摇头,“我在庙中为光耀祈福,并未做任何对不起齐家的事情。婆母虽然不喜欢我,但也不能够随随便便抓一个人来,就污我清白。寡妇门前是非多,您也守寡多年,知晓我的不易。”

    齐老夫人被她气笑了,拍了拍掌,“好好好,我果然是小瞧你了。黄府尹,老身恳请金大官人上堂作证,当日我孙儿齐光耀上山去见张姚玲,便撞见了金大官人。”

    黄青天皱了皱眉头,还是点了点头,“本府有言在先,做伪证可是触犯我大陈律的,你们可明白?”

    门口的金大官人缩了缩脖子,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看了张姚玲一眼。。远远的避开了她,跪到了一个角落里。

    他那手脚蜷缩的怂样子,让周围的人一阵鄙夷。

    说起来,这金大官人在开封府中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曾经一掷千金同人抢过头牌娘子,是四处招蜂引蝶的浪荡纨绔子。

    金大官人吸了吸鼻子,“金钱参见府尹大人,小的一听到齐光耀真的死了,吓得病了一场,门都不敢出,青天大老爷明鉴,我虽然喜欢沾花惹草,但绝对不会做那害人性命之事。齐光耀的死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话说那日。 。张姚玲约我在庙中相会……”

    张姚玲一听,立马打断了他,“你胡说什么,我压根儿不认识你!”

    金大官人被她一吼,吓得又往旁边挪了挪,果断的从怀中掏出一块红肚兜儿,又掏出了一块玉佩,“小人不敢撒谎,我同张姚玲早在三年前,就好上了。以前的时候,都在青磨坊的一家大车店相会,那店里的王婆子,是个掮客,总替我们遮掩。”

    “因为那青磨坊在城南,没有贵人出没,是以我们倒是没有被人撞见过。不过王婆子家人,还有左邻右舍,定是都知晓的。这红肚兜儿,还有玉佩,都是张姚玲给我的信物。”

    “今年年节的时候。饭团桃子控王婆子回了老家去。张姚玲约我上山,我瞧着索性无事,便去了。没有想到,半道儿齐光耀那个愣头青闯进了,当场就给我了一石头,砸得我吐了血。”

    “我下山之后,在保和堂看了郎中。当时我吓坏了,张姚玲骂骂咧咧的,嘴里浑说要是齐光耀这个狗崽子死了就好了,他若是死了,这事儿便谁都不知道了。她是寡妇,出了这事,要被沉塘的。”

    “我当时也十分的气恼,跟着骂骂咧咧了好几句,应该也说了要齐光耀死的话。可是青天大老爷,我就是一时气恼,并不是真要杀人。是张姚玲这个贱人,给我下套,她自己个说得小小声的,我却被引得大声嚷嚷,庙里的大和尚全都听见了。”

    “大老爷您要明察啊,齐光耀的死,跟我一个大子儿的关系都没有。我被打伤了之后,就坐着马车去看了郎中,然后回家躺着了,之后一直在花街饮酒,那里好多花娘都瞧见了的。”…。

    “直到后来我听闻齐光耀真死了,我简直吓得要命……这个疯婆娘,她来真的啊!我在家中,不敢出门,就想看看这事儿会不会引人注意,您也别说小人怂。我当真没有那个狗胆子杀人啊!”

    “我当时想着,若是这事儿没人揭发,齐光耀顺利下葬了,那我从此见了这疯婆娘绕道走;若是被人揭发了,我是一定要来这里,为自己澄清的。我还有大把银子没有花,大把的小娘子没有娶,我不想死啊……”

    “小人说的句句属实,对了,那日因为大年三十,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去的路上,还遇见了苟焕,狗焕是我一起喝酒的至交好友,我在他面前炫耀过了,说要同张姚玲在山上私会。”

    “青天大老爷,你也一定要把小的摘出去啊!”

    那金钱噼里啪啦的一通说。。又小人又怕死的嘴脸,惹得黄青天都嫌恶起来。

    这世间,总有这么气人的贱人。

    黄青天啪的一声拍了惊堂木,叫了师爷拿着录好的状纸,给金钱签字画押。

    “张姚玲,先前你反问我,说你有什么理由杀父杀子?现在,理由已经有了不是么?你不想被休,被送进娘家家庙清修一辈子,于是杀了我儿;你的丑事,被我孙儿撞见了,不想被沉塘,于是先下手为强,杀了我孙儿。”

    “你莫要狡辩,天底下怎能有如此巧合之事?每次有人同你发生了冲突,你动了杀机之后。 。那人便死了,还是以同样的方式中毒而亡。中毒后的症状,都是神志不清,不能把心中之事宣之于口。”

    “毒妇,你怎么这么狠的心。我们齐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娶了你这样的人进门,害得我齐家断子绝孙,老婆子我,实在是无言去地下见齐家的列祖列宗!”

    张姚玲一张脸变得煞白煞白的,若是眼神可以杀人,金大官人早就不知道被她杀死多少遍了。

    周围的人,也一改之前,对她心生怜悯的样子,纷纷嫌恶的看了过来。

    张姚玲咬了咬嘴唇,她想说的话很多,但是她担心,不管说出什么样的话来,齐老夫人都有后招在等着她。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黄青天都忍不住想要再次拍响惊堂木了。饭团桃子控张姚玲方才张了张嘴,开始说话。

    “为何金大官人就是一时气愤口嗨,我就不是呢?我嫁进你们家,可过了什么好日子?夫君要休我,继子要毁掉我,我还不能心生怨恨?我是恨不得他们死,可这并不能证明,毒就是我下的,人就是我杀的。”

    “婆母,我要杀了你!”张姚玲说着,看向了齐老夫人,“看吧,我说了要你死的话,可你并没有死。有杀人动机,并不代表会杀人,毕竟意念是没有办法杀人的。青天大老爷,您说小妇人说得对不对?”

    齐老夫人听着,神色微变,她余光瞟了瞟围观的人群,复又稳定下心神来。

    张姚玲果然厉害,句句都能辩驳。

    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个人比张姚玲更加厉害,因为,她在张姚玲没有说话之前,便将这所有的一切,全都预料得一清二楚,甚至连该如何应对,都一步一步的算清楚了。

    齐老夫人想着,颤颤巍巍的从怀中又掏出了一封信,高举过头。。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