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十一更(为盟主笑晓打赏+9)
作者:YTT桃桃      更新:2020-01-23 00:21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下面我们来背,知某数,识某文。”

    钱米寿忽然举起小手。

    宋福生“说。”

    “姑父,这里背完啦。”

    背完啦?宋福生有点不相信,“你读读。

    “知某数,识某文,一而十,十而百。

    百而千,千而万,三才者,天地人。”

    “米寿坐下,金宝读。”

    “三光者,日月星。”

    宋福生故意问道“恩?”

    宋金宝挠挠头,这招胖丫姐姐经常玩“三叔,您在恩什么?”

    “对吗?”

    “对呀。”

    好吧。

    宋福生说“坐下,下面学念百家姓,孔曹……你为何不坐下?”

    “三叔,孔曹也学完了,俺们该学到伍余元卜。”

    宋福生“……”

    出了会议室。

    宋福生忽然觉得自个好像没什么用了,抽查差生宋金宝,宋金宝都能解释出贵以专是什么意思。

    合着他闺女,不仅让这些娃子们熟读了,进度教的极快,而且已经逐句开始往下讲了。

    想检查作业吧,每个人描的字,还给打分了。一看就是他闺女批的。

    包括大班那些小子们的作业。

    也不知那些大小子们,服不服他闺女给打的分。

    毕竟眼下茯苓的字,还有带练。

    他这笔好字,可是一练就是二十几年啊,且曾经遇到过好的先生指导过。

    “唉。”

    “爹,怎么了?”

    “你们在家玩的挺好,看来不需要我了。”

    宋茯苓忽然笑得有些讨好道“怎么会?那什么,爹,你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

    “当当当当当。”宋茯苓学陆畔故作神秘,之前在沙盘桌上扇了块床单子,此时一把掀开。

    宋福生很意外“做完啦?”

    “啊,再复杂的,我也不会。爹呀?”

    “干啥。”

    “那个,恩,你看哈,家里,我娘已经用不着你管辣椒了。

    米寿他们那些娃子呢,暂时我也有实力能教好。

    然后你让大家包小饺子、做鸡丸、串羊肉串,让大家起早贪黑凿冰窟窿打小鱼,等等这些呢,包括收菜,您也都安排好了,将该买完的也都买回家了。

    连太爷爷都说,其他也不用你干,去外面捡石头你又拽不动,不如让你好好歇一歇。

    那么,你可不可以帮我去城里讲几日评书啊?”

    “什么玩意儿?”

    “哎呀,爹,就讲几日嘛。”

    ……

    最近,奉天城的马老太糕糕兴兴店,总是在午休时间,大德子会在门口迎进一批小将领。

    有神机营的,有内卫京师队的,也有在国公府当值的巡逻家将。

    这些人,都是来自于耿良的宣传。

    也就是说,耿良虽然随陆畔离开了,去了城郊练兵,但是他的影响却留下了。

    因为再之前,耿良相约过朋友,告诉朋友要带他们去听哪种话本子。

    他走了后,没听成,他的朋友中午换职就好信儿过来瞅瞅,这一瞧可了不得,他们又带了自己的朋友,一个传一个,就成全了马老太糕糕兴兴店。

    醒木一拍。

    只看前方,一三十多岁男子,一身清隽之资,在点心店的二楼最前方朗声讲道

    “上回书,我们说到,掌中枪神鬼怕见,铁皮子车能掀起一路尘烟,刮起的风沙迷了人眼。

    今日,我们将分解故事中常提到的那个,比鸟飞的远,比云飘的高的,飞机。”

    下面的人,齐齐拍巴掌叫了声“好,飞鸡!”

    “……螺旋桨,在上方发出了嗒嗒嗒哒哒的声响。

    人未走近,衣摆就被风浪卷起……

    话说当日,在飞机启动之时,李天霸的身体整个向后倾斜。

    他往窗外那么一瞧,您猜怎么着?”

    怎么着了,你快说呀。

    你瞅我们都啥造型了,你还不快些讲。

    当宋福生说飞机启动,身体会向后倾斜,他们的造型是,坐在椅子上,跟着情不自禁地向后倾斜,饭也不吃了。

    就仿佛空姐在广播中说道请您系好安全带,打开遮光板,收起小桌板……

    别说这些人了,就是宋富贵这个已经听过一遭的,再听宋福生讲,仍旧津津有味。

    因为胖丫以前在家讲这一段时,讲的干巴巴。

    笨寻思,讲干巴巴的都能听上瘾,一天不听,都像是少点儿啥似的。

    就可想而知,福生兄弟绘声绘色的样子讲完的效果。

    福生兄弟讲话本子,那可都是带着表情动作的,时而一拍腿,时而一撩长袍,带着嗒嗒嗒、唰唰唰、哇哈哈的配音。

    即使是讲里面人物的穿着,也不像胖丫那么糊弄。

    那都是讲穿着从胸前佩戴到肋下腰间别何种武器,军靴能走海登山等等,细致到各方面。让人脑中像有景似的。

    尤其是,前几日福生兄弟讲第三篇里的“决定出征”时,让他去将沙盘车推过来。

    福生兄弟当时站在沙盘前,就像是话本子里的人物被附身了般,手里拿着指挥棍,一顿指,从哪里出发,从哪里降落,从哪里突破,同时几路进发。

    说话时,那浑身上下透着的气势,那场面,就感觉哎呀妈呀,好像是真事似的,好像福生兄弟就是老古(古德里安),给那些听话本子的将领们认真的,通通围了过来,仔细听讲,似是好像他们要带兵出征的模样。

    宋富贵你就说吧,他福生兄弟,厉不厉害?

    来这里听书的,就没有不晓得福生兄弟是读书人的。

    而且厉害到,不需要显摆,完全不需要刻意去和人讲自个是童生。

    人家一听,和茶馆讲书的甩词不同,咱这可都是时不时就带着几句诗,到什么时候用什么词,那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好些人只要听完一场就能猜出讲书的人,绝对正经地读过书。

    此时,楼下。

    比起楼上的时不时出现稀奇声和叫好声,楼下是一片忙碌。

    马老太看着托盘里画的字条数字,“这是一号桌的拌饭,辣肉汤,麻辣花生米,一壶米酒,来,端上去。”

    高屠户大儿媳立马接过来,端着托盘送与楼上一号桌。

    马老太转身掀开后灶小窗帘,“小宋,皮皮饼好了没有?”

    8.。.8.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