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章 祸害太多
作者:青铜穗      更新:2020-01-27 00:35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李舒略想:“十二三岁吧,比蓝姐儿略大点儿。”

    李挚目光就落在李勤身上,笑起来。

    李勤通身发毛:“三哥你别这么瞧我!”

    说罢看李南风也瞧起他来,他更加不能自已了!

    “你们什么意思?”为什么用这副看将出笼的猪猡一样的表情望着他?!

    李舒也忍不住好笑。

    梅氏轻嗔:“行了,哪里就那么容易?他们沈家也是要脸的,想来总也干不出来那死乞白咧的事。”

    李南风挑挑眉,也就不说什么了。

    沈家心思不难猜,他们家也是有实力的,倘若不玩那些两面三刀的,两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往那条路上走。毕竟李家也不是那种见高踩低的人家。

    只是卢氏这手——就像李舒说的,倘若真有那么磊落,在沧州怎么还端上了呢?

    “姑娘。”正想着,疏夏忽然扯了扯她袖子,在她耳边悄声道:“有个小沙弥说,寺里一个叫成悦的和尚请您过后面禅房说话。”

    ……

    可想而知,卢氏与梅氏并没有说上多久的话,话题也无非飘在两家上辈的交情上,死活沉不下去。

    但卢氏并不气馁,卢家虽不如沈家,但在沈家这些年,她也算见过世面,知道李家这块骨头若是能三两下就啃下来,那也轮不到她们上阵。

    走到寺庙龙柏树处,她瞅瞅四下无人,便停步道:“先前他们五太太跟前的是李太师的亲侄儿,你觉得他怎么样?”

    沈虞脸红了红:“女儿也没怎么留意。”

    卢氏侧首望她:“这次没留意,下次便留意留意。咱们离京多年,如今朝中大多都是新贵,唯有李家这样的可叙叙旧情。

    “无论如何,只要跟李家交情续上了,咱们往后的路就好走多了。你姐姐就将出嫁,日后就该你帮衬着父兄了。”

    沈虞道:“女儿定然听从父母之命。”

    卢氏见状语气稍缓:“他们这房与太师府是同宗同胞,长房两个都娶妻了,跟咱们没关系。

    “这个李勤十一岁,虽比你小点儿,但是是所有子弟当中各方面比较合适的。”

    说完又寻思道:“他们这房只有李勤一个儿子,李济善听说入了户部,来日也少不了你的福气。”

    沈虞捉着帕子说:“女儿听说,太师府那位李姑娘,跟晏衡似乎不对付。”

    见卢氏有些兴趣,便往下接着说:“在沧州的时候,不少人见到李南风跟晏衡当众厮打。前些日子,还有人见到晏衡去到李家,结果狼狈不堪地出府来。”

    “你想说什么?”

    “我怕他们会因为我们跟王府的关系,不会给咱们机会。”

    卢氏倒没想到晏衡从中还有戏份,默了默,说道:“来日方长,定然有机会的。”又道,“既如此,倒不如趁热打铁,借着今日已经见过面,回头我再带你登门拜访。”

    沈虞点头,面上有了光彩。

    ……

    晏衡盯着卦象,足有半晌才抬头看向对面。

    “耍滑头是不是?打量我不敢把你喝酒算卦的事捅到方丈那儿是不是?”

    靖王世子的声音又邪又飘,像极了随时准备逼良为娼的混账。

    成悦颤手指着卦:“哪里耍滑头?分明卦象就是这么显示的!”

    “你从前红口白牙地说过我这辈子活该孤寡,命里不招贤妻,这回让你算,你就给我算出个一活活到八十九,还儿孙满堂来?

    “合着你这卦还是六月的天娃娃的脸,说变就能变呐?”晏衡一脚踏上他禅床,支身道:“胆儿不小,敢糊弄我?”

    成悦羞愤难当:“我什么时候帮你算过?你欺负个和尚算什么英雄好汉?!”

    晏衡道:“那你这意思我还真能寿终正寝?”

    “当然!”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爷!爷!”

    晏衡正垂眼听着,阿蛮噔噔进来了:“姑娘往这边来了!”

    他往外一瞅,果见那边厢有个死丫头片子顶着两只毛绒绒丫髻往这边走来了。

    成悦也往外瞅去,看见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也如同逛自家后花园似的信步往他这里来了……

    卢氏母女的出现并没有在李家人中间引起什么持久的话题,因为不至于。

    前世里沈家起先还算行吧,毕竟有沈夫人拉拔着,后来就越发不成了。

    沈夫人死后,沈家两家往来越发稀疏,沈虞虽然嫁的夫家不错,但因为娘家没起来,处境也不怎么地。

    其实像沈家一样的世家几经沉浮的多的是,有些耐得住寂寞的,低调行事,最后也落下了传世美名。

    但是像沈家这样不甘寂寞,又不甘人下的,即便是挣扎出头了,也显得十分难看。

    前世李南风这几年不管家务,对各府浮沉虽有耳闻但感触不深,但随着这世的改变,沈家的浮躁摆在眼前,也使如今的她深深感受到在朝代更迭,权贵阶层经过一轮大清洗之后,也随之涌现出了很多新的利益争夺。

    就比如——李存睿过世之后,那些恨不能即刻取代李家立在朝堂的一些人。

    人一旦欲望泛滥,很多事情也都不由自己控制了。

    思绪漫游之间脚步下意识停了下来,她抬头一看,已经到了那间来过很次的禅房了。

    信手推门,看到禅床上坐着的秃头,她抬腿跨门道:“你今儿居然没偷懒打瞌睡?”

    才被蹂躏到气息奄奄的成悦睁眼望着她,吐出口的高音都有些颤抖:“你,你又是谁!”

    李南风盘腿坐下来,冲他露齿一笑:“家父是当朝太师李存睿,家母是当今圣上同祖父的堂妹宜乡郡主,我是李南风,幸会。”

    又道:“咦,不是你请我来的吗?”

    成悦望着这位,感觉到自己前二十年都白活了!

    相国寺历来是国寺,来到此的多是王公贵族,他自记事起就在寺里长大,上至君王下至六部官员曾经都见过,但这么牛气还并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权贵他楞是头一回——不!头两回见到!

    这女檀越的架势看上去可根本不比刚才那位要弱!

    他情不自禁拢了拢自己屁股底下,道:“是,贫僧受菩萨点化,今日福至心灵,猜到女檀越要来……”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