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你也在这?
作者:青铜穗      更新:2020-01-27 00:35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护卫一脸急切“太子殿下来府了!方才小的快马回府,就见府门外立着好些个着常服的侍卫。

    “进府后问了声门房,门房说是太子殿下来了,皇上听说姑娘过生日,有赏赐下来,太子殿下是来代行传旨的!”

    “什么!”

    李南风都快晕过去了!

    太子居然就在这节骨眼儿上来了!

    她站起来“太子为何亲来传旨?”

    “小的不清楚。不过太太是殿下的堂姑母,京师也没别的皇亲,殿下来串个门也很正常啊!而且殿下还是头回驾临,还是给姑娘传旨送赏赐,这可是姑娘您的体面!”

    你懂个屁!

    李南风抚额。这是体面不假,但今日也是她费尽心机给李挚谋求的相亲机会,成不成就等着他跟何瑜见过面之后的发展了,他可知道要找个合心意的嫂子有多难?

    两家都在积极议婚的当口,彼此又都不缺人追求,过了这个村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店呢!

    想到这儿双手掀开帘子,一看,何瑜已经对新上来的玫瑰洋糖意兴阑珊了!

    吃了这么多,再上吃的八成也拦不住了。关键是,也不知道太子是只传了旨就走,还是本身就是来串门的?李家是皇亲,他这就是顺道留下来吃个晚饭再回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啊!

    李南风心里郁闷,想想又打发护卫回去“再回去盯着,看看殿下什么时候走?有情况随时来报我!”

    “掌柜的,把我定好的料子给我,新到的你回头找个人把样品送到府上来,我再挑。”

    正着急着,那边何瑜已经站起来了。

    掌柜的踌蹰了片刻,到底是把封好的几匹料子拿过来。

    何瑜让莺儿接了绸缎,又与掌柜的交谈了几句,随后便拿起披风出门。

    马车停在铺子外头樟树底下,隔壁茶馆宾客盈门,语声喧哗,两边都相互带契了不少生意,自然也就有不少人把马匹车辆停在铺子交界处,使得樟树底下聚集了许多人。

    何瑜停在屋檐下,等着车夫排着队地把车驾过来。

    近十月了,已经是起霜的天气,路上行人大多已穿上冬衣。但长久的战乱才刚刚过去,街头也还有些衣衫褴褛的人。

    好在每个人的脸上都安祥平和,透着对这新朝代的期望与信心……

    再仔细看看,当然也有不那么祥和的画面,比如说一旁茶馆里,正对着这边的窗内几个年轻人就在争论着什么,有一个面红耳赤地大声呵斥着对方,还有一个却在奋力反驳,看着装都是体面人,却不知为何这么激动。

    何瑜拢手在嘴边哈气,又怡然地看起街景。

    李南风已经来到自己马车这边,借马车遮挡望着那边厢的何瑜。

    她心里懊恼,但从此处去往宋国公府还有一段车程,要是李挚能出现得及时,也还是能找到机会,毕竟在哪里见面不要紧,要紧的是见上面!

    “你鬼鬼祟祟地在这儿干嘛?”

    正满脑子搜索着沿途可有能绊住何瑜脚步的铺子的时候,忽然脑后就传来熟悉的鸭公嗓。

    李南风顿了一下回头,只见晏衡正环胸皱眉望着他。

    “是你!”李南风也惊诧了。

    “是啊。”晏衡抬指勾勾鼻梁,指着对面“我盯梢。你呢?”

    “我也盯梢!”这不废话么!李南风白了他一眼。

    又看向那头,就见到茶馆对向这边的窗户里,正有三个人,以朝夕相处的熟悉度,不难认出其中两个是晏弘晏驰,还有一个仔细看来便是沈亭。

    这三个人聚在一起争得面红耳赤还能是为着些什么?李南风心里有数便没再问。

    晏衡很快看到了何瑜,也很快就猜到了她身份,眯眼看了两眼,他道“这姑娘长得还行。”

    李南风瞥他“没你份!”

    “废话!我也不好这口。”晏衡说。

    说完他又道“你这看什么呢?捉奸?”

    “去你的!”李南风骂他。

    “那你倒是说你这鬼鬼祟祟地干嘛?”

    说到这事儿李南风就郁闷“费了老大劲想让我哥跟她见一面,谁知道我哥被太子绊住了。”

    “那是真不巧。”晏衡道。又道“太子怎么突然上你家?”

    “我过生日,皇上有赏赐给我,太子代为传旨,顺道串门。”

    晏衡觉得不对“你个小屁丫头,皇上还特地给你赐礼?还太子代为传旨?”

    李南风侧首“嫉妒?”

    “不。”晏衡环胸,斜眼又摸起下巴,没往下再说。

    李南风懒得理他,继续“盯梢”。

    何瑜在那儿站了会儿,已经有不少路人注目了。虽说大姑娘家出门得掩着脸不让人的规矩早在前朝就已经被破除,但李南风更希望此刻看到她的那个人是李挚。

    宋国公夫人正紧锣密鼓替她张罗婚事,他们家倒也不像谢家,只冲着李家来,如果遇上别的合适的人家说不准也是会选择的,让唐素盯了一段时间,好容易盯来这么个机会,结果他还不能来!

    晏衡道“改日我帮你去找姚凌,让他找个由子带出来不就行了。”

    “要有这么容易,我费这劲干嘛?”

    李南风否决了他。让姚凌领出来很难找到合适的理由不说,就是能找到,还得让李挚和何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见面,要是露了马脚,就前功尽弃了,搞不好还要留话柄出去。

    “哎呀!”

    刚说到这里,突然前方就传来压低的惊呼声。

    两人立时抬头,只见何瑜已从原地往后跳退了两步,而她面前地上,蓦然多了片水渍,还多了只打碎的瓷器,看模样应是只杯子。

    “这是谁呢!”

    姚家的家丁当下吆喝起来。

    茶馆那边有了骚动,茶客们都朝着外头看起来,窗内一人紧接着绕出大门,往这边走来!

    此人挺拔英俊,气质温雅又如清风朗月,到了何瑜面前当即施礼道歉“对不住!舍弟无礼,无意惊着了姑娘,还请恕罪!”

    “坏了!”

    李南风一瞧见这人,立时涌出来一阵不祥之感!下意识攥住晏衡手腕“是你哥!”

    8.。.8.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