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好难喝~
作者:白夜猫砂      更新:2020-09-23 21:1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苏浅浅打着哈欠走下床。

    一眼便发现餐桌上面摆着的新牙刷,拿起走到洗手台,开始洗漱。

    忽然,她感觉不对劲了。

    怎么那么的顺其自然?

    就好像这里是自己家一样。

    嗯?

    “他该不会对我产生不好的印象吧……”苏浅浅想起自己起床时的模样,好像……非常的不雅观,还闹了个小小的脾气。

    虽然以前她在苏黎面前比较释放自我,显露真情,但那只是在吃饭和性格方面,对方压根没见过她起床时的样子。

    这次见到之后,难免内心形象大打折扣,从而引起不良的后果。

    想到这,苏浅浅偷偷的往客厅看一眼。

    苏黎正坐在餐桌上,缓缓的吃着早餐。

    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

    这让苏浅浅松一口气。

    洗漱完后,她来到客厅,看着桌子上摆着的食物,咋了口舌,“这是什么呀?”

    怎么这早餐奇奇怪怪的,而且看上去非常不好吃……

    “营养早餐,我调的,你必须给我吃完。”苏黎指着对面的椅子说道。

    苏浅浅心中突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她谨慎的坐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感觉味道还行。

    她看向一旁的绿油油像工业药水的饮料,“这又是什么?”

    “果蔬汁,鲜榨的。”苏黎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怎么感觉像毒药?”苏浅浅拿起杯子,小小抿了一口。

    顿时,小脸苦涩起来,吐着舌头,“好难喝!”

    “难喝你也得喝,这可是能充分补充你体内各种日常营养,味道是差了点,但作用很大。”

    “可是,我想喝甜的~”

    苏浅浅将目光放在冰箱上,昨天她去超市的时候,顺带买了一些酸甜乳回来。

    对方的声音甜甜腻腻的,听的苏黎打了一阵哆嗦,“你撒娇也没用,必须给我吃完这些。”

    她不吃完,为了不浪费,他就得帮她吃完,这不摆明着坑自己,做了这么多完全没有意义。

    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吃完。

    于是,在苏黎的逼迫下,苏浅浅苦着小脸将营养早餐吃完。

    她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对不让苏黎给自己准备早餐,这东西太难吃了。

    ……

    另一边。

    袁勤勤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心不在焉。

    “怎么还没有回复?”她都等了一晚上了,苏黎还没有回复,难道是她聊天的手段不正确?

    她薅着自己头发,想想也是,就发一个“在吗”谁会想着回你。

    对于她们这样踏入社会的人来说,一般只有“借钱”的人才会发起这种开头。

    像苏黎这样的人,被借钱的次数应该不在少数,或许早已习惯性无视这种开头。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蠢,什么开头不好,偏偏选这个开头。

    “真是的,几年恋爱经验全喂狗去了?”袁勤勤自我吐槽一句。

    她无聊的打开微信朋友圈。

    刚点开页面,里面的第一条朋友圈就将她吸引住了。

    是苏黎的自拍,说完全一点,是苏黎和法拉利暗紫色的自拍。

    这时候的他,已经将苏浅浅送到上班地点,他闲的无聊,给自己来张好看的自拍。

    “好酷的车,什么型号的法拉利啊?”袁勤勤呢喃一句,忽然,脑袋灵光一闪,想到了话题。

    连忙扣动手指,给苏黎发了条消息,“你那是什么型号的法拉利?感觉好帅。”

    坐在车上的苏黎刚结束和苏浅浅的聊天。

    便看到袁勤勤发来的消息,便简单的回复一句,“法拉利7415。”

    袁勤勤连忙打开度娘,查询这辆车,当她得知这辆车的价格后,惊讶的捂住嘴,“6、600多万……”

    “看到这个价格我就已经退步,打扰了打扰了。”袁勤勤说着,发了个柴犬的表情包。

    这句话看上去一般,但实际的用处很大,因为它能不让聊天的气氛尴尬,后续没有话题。

    同时,这样显得她比较风趣,提升对方内心好感度。

    但是!这只建立在两个人是朋友的基准。

    而苏黎和她并不是朋友,也没想过后续与她有发展,所以无论她发什么样的话,都不会太想跟她继续聊下去。

    他回复了“哈哈”两个字,就没说话。

    袁勤勤心里并没多想,见到苏黎回复后,扬起笑意,“不如这样,找个时间你带我体验一下呗,像我这种穷苦家庭出身的孩纸,还没坐过跑车呢~”

    “好啊,有时间就带你体验一下,不说了,我现在忙,下了。”

    苏黎直接切断话题,说是有时间带她去体验,但这个有时间具体是什么时候,就不得而知。

    袁勤勤见苏黎切断话题,也不敢继续去打扰。

    说不准人家大佬是时间管理大师,有详细的时间计划,这要是继续打扰,引起对方反感就不好了。

    ……

    苏黎收起手机。

    正想着该如何把剩余的钱花完。

    忽然,手机铃声响起,见是自己老妈的,接起来,直接道:“妈,我跟你说,别再给我找相亲对象,再找我就不接你电话了。”

    “兔崽子,翅膀硬了是吧,信不信你妈我等会就把家里养的好几只鸡炖给隔壁家的小孩吃?”苏母不服去回怼一句。

    家里养的鸡都是给苏黎准备的,什么时候他能回家,苏母就会动手开宰。

    “算了,这次打电话来不是给你说相亲的事,是你表妹的事。”

    “你表妹这不刚高考完,打算和朋友去城里玩几天放松压力,就在网上找了家民宿,但他妈觉得不太安全,就想托你帮忙找找,你看有没有办法帮到他们?”

    “表妹?哪个?”苏黎的表亲蛮多的,而且大多生的女儿,他哪记得是哪个表妹?

    “就你大舅的女儿,没上初中前经常跟你屁股后面转的小丫头。”

    “是她啊。”这么一说,苏黎就有印象了。

    当时他好像刚上高中,因为和大舅家里距离并不远的缘故,两家经常串门,他经常带着那小丫头玩耍。

    后来大舅因为工作,一家人搬到另一个城市,两家人就很少见面了。

    他也好几年没见过这个表妹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认出来。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