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竞拍结束
作者:白夜猫砂      更新:2020-09-23 21:1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liss感到无语。

    他怎么也没想到,惹出目前状况的罪魁祸首,居然是因为自己前面多说了两句徐韵然心高气傲。

    以后绝对不能再乱讲话了,liss暗暗告诫自己。

    这些富二代,有大半是经常来维利斯卡酒店消费的,都是财主,要惹毛了他们,对酒店来说可是笔不小的损失。

    谈话之余。

    主持人已经让后台小姐把第三个拍卖物品给拿上来了。

    这次的拍卖品是一把唐刀,听主持人说是清朝某位官员的贴身宝物,遗留至今。

    话说的挺好听,可苏黎怎么看,也就像个精致的仿制品,在座的家里都不是差钱的主,倘若真的有这么个宝贝,肯定藏着掖着放起来,而不是拿出来贱卖。

    “这把刀你觉得在多少钱左右?”苏黎小声对着liss问道。

    “苏先生,您想干什么?”liss心里警惕起来,他该不会是又要搞事吧?

    苏黎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你直接说吧,今天晚上我应该不回家了,而且睡前有小酌红酒的习惯。”

    言下之意是,他今晚要住在这,还会在他们酒店进行其他消费。

    “120左右!”liss毫不犹豫的回答。

    不只是苏黎,其实大部分人都知道,这把唐刀就是个仿制品,但仿制归仿制,谁叫它精致呢?

    买回去拿来装装逼还是挺划算的。

    liss的话音刚落,主持人就在台上大喊:“低价50,起拍价最低5,竞拍开始!”

    他不忘提醒一句起拍价,生怕等会苏黎会和刚刚一样乱出价钱。

    然而,他这个想法显然是多余的。

    苏黎直接举起手,高呼,“100!”

    “又是你!”所有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不由的再一次放在苏黎身上。

    那眼神,恨不得把当场苏黎宰了。

    来这里参加拍卖的人,最注重的并不是台上的宝物,而是在竞拍中打败对手的过程。

    如果击败了竞拍对手,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心里会踊跃出一股优越感、自豪感。

    你没我有钱,所以你没资格跟我进行竞争。

    可,苏黎这么一抬价,他们哪还有乐趣?

    果然,苏先生就是打算搞事……

    liss听到苏黎直接抬到100,叹了口气。

    又在他耳边提醒,“苏先生,严格来讲,您是这里最有钱的,可也得稍微注意点,别扰乱了他人的兴致。”

    真要想这个物品,他完全可以后手拿下。

    他并不知道苏黎身上有多少财富,但从他的气质和底气来看,肯定不少。

    最起码,对比这些天天领家里零花钱的富二代,绰绰有余。

    苏黎佯装沉吟一会,点了点头,“行吧,我就不叫价了。”

    他往后退几步,让别人进行拍价。

    这把唐刀对他来说意义不大,买来装比也就发发朋友圈,然后就可以扔进垃圾桶了。

    他稍稍捣捣乱就算了,别到最后这把刀真的要他花钱买,那就不划算了。

    因为苏黎的一下子抬价,众人也失去了乐趣,在喊价105之后,就没人想要竞拍了。

    这让收获这把唐刀的人很开心。

    在他心里,这把唐刀的预算最起码在150左右,可没想到直接省下了45,能不开心嘛?

    接下来的时间里。

    苏黎并没有在继续抬价,除去那些东西对他来说没用之外,他更清楚一点,那就是事不过三。

    这种玩玩就好,一但玩多了,容易惹火上身。

    他不是怕这些富二代来找自己麻烦,而是怕自己把价钱抬高了,这些家伙不加价怎么办。

    那到时候自己不得花一些冤枉钱来买那些没作用的东西。

    苏黎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现在快要到晚上十点了。

    “liss,给我安排一个房间,等会我过去休息,对了,顺便找人帮我把车洗一下。”苏黎把自己车钥匙拿出来递给liss。

    既然前面说要住这里,他自然不会反悔,正好顺便把车洗一下。

    开了这么多天,多少会沾上一点灰尘。

    “好的,苏先生。”liss接过车钥匙,礼貌的弯了下腰,转身离开。

    苏黎也没有继续呆在这里想法,在liss走出包厢后,他就打算去泳池那边透口气。

    还没走两步,徐韵涵就在身后喊住了他,“苏先生,等等。”

    苏黎转过身,“徐小姐,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今晚想请苏先生喝一杯。”虽然时间已经快要十点,但对于她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苏黎微笑一下,“改天吧,徐小姐,我这个人习惯早睡,而且睡前也没有喝酒的习惯。”

    liss要是在这的话,一定会忍不住抛开绅士礼仪乱翻白眼,刚刚他还说睡前有小酌一杯的习惯,结果到这就直接说没有了。

    听到苏黎拒绝徐韵涵的邀请,她身旁的一些“爱慕者”就感到好气。

    他们无论怎么讨好徐韵涵,都无法接收到她的邀请。

    这家伙倒好,激怒了徐韵涵不说,还拒绝了她的邀请。

    这算什么?

    装比?

    你不要给我们啊!我们要!

    于是,苏黎就在这群家伙愤愤的目光下,离开了包厢。

    徐韵涵看着苏黎离去的方向,原地站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真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

    苏黎刚来到泳池,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嚇然是那个扶叶。

    此时,他正躺在太阳椅上,身旁搂着个模特,好不自在的样子。

    好似在第一次竞拍结束后,苏黎就没有再看见他的身影,看样子,应该是早就出来了。

    “他不是徐韵涵的舔狗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出来?”苏黎捏着下巴,有些奇怪。

    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和其他徐韵涵的爱慕者一样,疯狂争夺徐韵涵拿出来的拍卖物品才对,怎么就缺席了。

    难不成心里想明白了?

    自知一个卖避孕套的,配不上徐家千金。

    苏黎摇头笑笑,刚想离开泳池的时候,扶叶注意到他,忙的甩开身旁的模特,来到他面前,看着他不说话。

    “有事吗?”苏黎的个头比扶叶高一点,身材体型方面也比他壮,气质方面就更不用说了。

    简直全方面碾压。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