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我叶大少还会欠你钱不成”
作者:白夜猫砂      更新:2020-09-23 21:1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他们在注意着苏黎,苏黎也在注意着他们,见他们走过来,双眼微眯。

    扶叶好像说过,这大小姐不介意他来这里,现在带着这几个人过来,究竟是想做什么?

    扶叶也觉得奇怪,这股气势,看上去是来找麻烦的,难不成这女人在骗他?

    很快,徐韵涵和那几个纨绔就来到两人面前。

    苏黎举起酒杯,先道:“好久不见,徐小姐,生日快乐。”

    徐韵涵举起酒杯,和苏黎碰一下杯,轻声道:“谢谢。”

    顿了下,她又道:“我听说了,苏先生刚来的时候,跟他们发生了点小摩擦,非常不好意思,我代他们向你道歉。”

    她身后站着的几个纨绔,不知道徐韵涵为什么要替他们跟苏黎道歉,便忍不住问道:“徐小姐,为什么要替我们跟他道歉,这家伙有资格接受你的歉意?”

    像苏黎这种不清楚任何身份的家伙,哪有资格接受徐韵涵的歉意。

    徐韵涵目光一寒,冷言,“闭嘴!”

    这些家伙脑子是不是都长草了?

    她这么说的缘故,只是想占据话语主动权,只要苏黎接受道歉,她就能把对方给引下去,让对方吃点口头上的难堪。

    到最后,她再澄清,是她让苏黎过来的,让这几个纨绔给苏黎道歉。

    这样的做法,既能解决当时在酒店遭受的气,又能让这几个纨绔知道,她不是那么容易被当枪使的傻子。

    可谁曾想,这几个纨绔说出这样的话,事情可能就要改变了。

    苏黎礼貌性的一笑,“不用了徐小姐,这是我们和他们恩怨,你没必要出来替他们道歉。”

    苏黎并不知道徐韵涵心里的计划,但如果顺着她的话走,肯定捞不着好的,因此,就算那几个纨绔不说话,他也会说出这句话。

    这是心理上的博弈,无论是扶叶亦或者那几个纨绔,都不可能知道。

    好一会。

    徐韵涵露出笑意,“也是,既然如此……”她转过身,对着身后的几个纨绔道:“你们几个跟苏先生道歉吧。”

    此言一出,那几个纨绔顿时愣了。

    一时间不理解徐韵涵的话?

    他们不是来找苏黎和扶叶麻烦的么?

    为什么要他们道歉?

    为首的纨绔忍不住开口,“徐,徐小姐,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吗?为什么要我们道歉?”

    “哦?我有说过要找他们麻烦吗?”徐韵涵微微抿了口红酒,面露疑惑,“苏先生是我邀请过来的,你们如此冒犯我邀请过来的客人,难道不该道歉吗?”

    “什么!?这家伙是徐小姐邀请的?”这几个纨绔惊呼一声。

    他们是做梦都想不到,苏黎居然会是徐韵涵邀请过来的。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气,能主动邀请一个令自己吃瘪难受的人?

    见到他们杵在原地不说话,徐韵涵捏着酒杯的手微微用力,冷声道:“我不想再重申一遍。”

    这几家的人虽然跟自己家里有生意上的合作,但对己方来说,规模并不怎么壮大,如果解除的话,就是损失一点钱。

    可对于他们家来说,这是比巨大的投资,若是徐家解除合作,他们的损失,可不只是钱财而已。

    所以,面对这种情况,他们只能妥协。

    家里人本身就看不惯他们这种纨绔行为,若是让家里遭到损失,这好日子就彻底到头了。

    想到这点,他们硬着头皮走上来,对着苏黎鞠了个躬,咬牙切齿道:“对不起。”

    苏黎轻微摇晃杯中红酒,并未接受歉意,“你们该道歉的并不是我,而是他。”

    他的目光放在身旁傻站着的扶叶身上。

    苏黎现在算是知道,徐韵涵心里的想法,既然如此,那就借她的势,让这几个家伙多难堪一下,再且,他们本该道歉的就是扶叶,而不是自己。

    几个纨绔攥紧拳头,咬着牙对向扶叶,再次鞠躬,“对不起!”

    听到这声道歉,扶叶心里那个爽啊,果然,找苏黎来撑腰是对的,这两百万没白花。

    “行了,这次就原谅你们,下次要再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扶叶佯装大气的说道。

    本来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让这几个家伙多难堪一下,可是,周围众多宾客在场,太得意忘形的话容易得罪人,因此,只能遗憾放过这个机会。

    见到扶叶接受他们的道歉,以及周围宾客“火辣辣”的目光,他们没脸站在原地,忙的遁走。

    等他们离开后,徐韵涵对着苏黎和扶叶笑了笑,“两位,船里还有些娱乐设施,你们先去玩,我要去跟一些熟人敬酒,就先失陪。”

    说完,徐韵涵离开了他们。

    看着徐韵涵的背影,扶叶略有疑惑,“你说徐韵涵为什么要帮我们?我家可是跟她家没任何利益上的合作。”

    况且,以苏黎和徐韵涵的恩怨,即便她不介意,也没理由帮他们。

    扶叶就不明白了。

    苏黎神秘一笑,“你可以多想想今天发生的事情,没准你就知道了。”

    扶叶嘴角微抽。

    这人是真特么的可恨,话不能讲明白?

    非要他猜才开心?

    心里好不容易积累的一些兴奋顿时烟消云散。

    刚刚发生的事情,周围宾客都看在眼里,他们不说话,不代表没注意。

    徐韵涵一走,一些人就主动走上前来,想要认识苏黎,一个接一个,搞得苏黎都有些忙不过来。

    晚上九点左右。

    所有宾客都来到船舱献上生日礼物。

    各种珍珠瑰宝、钻石项链、甚至是家里产业的一丝股份,全都赠上去,表达自己有多么希望靠上徐家。

    这些,徐韵涵都看在眼里,但并不重视。

    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表面上是送给她,但实际是送给徐家的,一点用处都没有。

    苏黎的那份,连同着扶叶的一起送上去,对比其他人的豪礼,略微廉价,只是一块价值十几二十万的女士手表。

    没准徐韵涵在后台看到这个礼物,会撇嘴丢给佣人。

    大约十点左右,宴席结束。

    苏黎回到车上,催促着扶叶,“结束了,快给钱。”

    扶叶白了苏黎一眼,“我叶大少还会欠你钱不成?”

    说完,他拿出手机,给苏黎进行转账。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