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陈家兄弟
作者:雾尽风暖      更新:2020-12-18 10:27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她手被绑的又疼又酸,但汽车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到感觉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汽车才完完全全的停下来。

    她很害怕,不知道今天小命会不会不保。

    司机将后门打开把她带出来,领着往前走。

    李娜娜反抗就在原地不走,突然一个凉凉的东西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她瞬间回味过来,这极有可能是刀。

    人在匪窝里,不得不低头,她乖乖的跟着那个人往前走。

    走着走着,她感觉到了一个很阴凉的地方,男人掀开了她的眼罩,撕开了粘着她嘴的胶布。

    “我劝你老实点,别想跑出去,今晚让兄弟们乐呵乐呵,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娜娜寻视了一眼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废旧的工厂,脚下的泥土和石头告诉了她,这是一个没有被开发过的地方。

    这个工厂的空间很大,能够盛得下五百个人,而她进来的门口是唯一的门口,有两米高五米宽。

    到处都是铁生锈的气味,角落里还有些灰尘满满的蜘蛛网,看的她一阵恶心。

    都说人害怕时瞳孔会缩小,她现在觉得她的瞳孔已经小没了。

    可是现在如果越反抗,就有可能有生命危险,目前情况来看,还是乖乖听话活的长一点。

    “那你光绑着我干嘛啊?”李娜娜瞬间化作淑女,“人家被绑得很痛耶。”

    那个男人警惕性很高,怀疑的看着她:“我警告过你了,别耍什么花招,不然现在就让你去见阎王。”

    “大叔,这么陌生的地方,我想跑也跑不了吧?还不如从了您有点好处强呀。”

    男人乐了,觉得这个女人说的有道理,半信半疑的将绳索解开。

    李娜娜被解开后没有急着逃走,而且甩甩胳膊,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事。

    却发现劫匪绑的布已经和凝固的血液长到一起了,要是再不就医,她真的担心留疤的。

    可逃走是不可能,她不知道这是哪,而且她的手机也被拿走了,再加上下雨,视线又不好,完全没有逃走的可能,只好等着人来救。

    “我要去干别的事,回来之前最好别让我看见你逃走了。”

    男人说完拿起手里的匕首在李娜娜眼前晃了晃,李娜娜心里很惊,但是表面上很淡定,眉眼带笑目送男人离开。

    直到男人离开她才松了口气,打算随便走走看看环境,不料门口的两个男人早就被那个男人交代过了,根本不让她出来。

    “两位大哥行行好,我想上厕所。”

    两人不说话表示同意。

    “厕所在哪?”

    其中一个人指了一个地方示意厕所在那里,李娜娜点点头,走过去。

    而她身后的两人,也和她保持一米距离走过去,并递给她一个伞。

    李娜娜接过伞:“不是吧,我个小女子上厕所你们也跟着?”

    两人继续不说话,李娜娜瞬间觉得她在自言自语。

    不过,从厕所出来后,看见两个男人很礼貌的离得远远的。

    “我没骗你们吧,我真的是去厕所了。”

    她又原路返回到旧工厂里面,边走边说:“你们怎么不说话,不会是哑巴吧?”

    “来说个123?”

    “不是吧,真的是哑巴吗?”

    “你们不用跟着我,我是不会跑的。”

    “你看看,跟着那个人有好处,我干嘛还要跑,比我在家里上班可强多了,既劳累又没好处。”

    “你看你们这里就不一样,我就是被监视着而已,就是没有人身自由而已,还有好处,你说好不好?”

    “你们两个别不说话啊,不会真的是哑巴吧?”

    “没关系,我会手语。”

    李娜娜瞬间就开启手语模式,问他们怎么在这儿,这是哪?

    却一阵沉默。。

    “算啦,比来比去也怪麻烦的,我还是跟你们讲讲,我小时候和一个哑巴朋友的故事吧?”

    李娜娜绘声绘色的描述着孙妙妙,在心里默默的给孙妙妙道歉,她真的想有个人说话。

    突然她往旁边一闪,两人以为她要逃跑,一下子跑起来,却倒在地上。

    这可是逃跑的好机会!

    她扔下伞使劲往前跑,可是跑到半路停下了,两个人被指示看她也不容易,现在脚崴了,她就能这样跑了吗?

    她悄悄回头看一个男子捂住脚,看着疼的不行了,大概是崴到脚了!

    她又提着胆走回去,心里有些歉意:“我不是故意的,来,你坐这,我帮你看看。”

    你娜娜搀扶着男人做到一个比较平的石头上,掀起男人脚踝边的西服裤,男人的脚踝上面一点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还有鞭子的痕印,用脚趾头想就知道他被虐待了。

    她两手一掰,男人痛的闷哼一声,李娜娜笑:“好啦!”

    等两个男人又重新跟着她后,她宣布:“好了我不跑了,我要讲故事了!”

    天色昏沉,雨滴慢慢停止,月亮上线。

    她感觉讲到口干舌燥了,瘪瘪嘴,不说话了。

    其中一个高高的男人给他拿来矿泉水。

    她自然的接过:“谢谢啊!”

    “小姐,你怎么被绑到这儿了?”

    噗……

    李娜娜一大口水喷出来:“原来你会说话呀!”

    “工厂最里面的角落里有一个地下道,一直往右拐,就可以出去了。”

    李娜娜突然被感动到了:“你们既然知道出口,那为什么不出去?”

    “每次出去都会被找到,少不了一顿毒打。”

    旁边的男人附和道:“而且不能和女人说话,不然也少不了一阵毒打。我们已经陷进去了,小姐你快出去吧。”

    李娜娜听得眼眶湿润了,觉得她讲的故事还没有兄弟两人的一句话感动。

    “等我被救出去后,我也要把你们救出去!”

    两人眼睛一亮,随后又黯淡下去:“不可能的,你们救不出去我。”

    然而另一个人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很开心,今天认识你。”

    “我叫陈坚是哥哥,他叫陈毅,是弟弟。”

    “我叫李娜娜。我的同伴已经去找人了,一定会把你们救出来的。”

    “不论救不救的出来,您是第一个想这么做的人,我们兄弟俩感谢你一辈子。”

    举手之劳,她是想这么回答的,可她现在自身难保了……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