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皇帝这个老头子是不是有病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刘锦宏原本还在懊恼,听到这话,很是意外。

    他的妹妹转性了?

    和坐在里面的丞相父亲相视一眼,微微摇头,表示他也不知情。

    上前一步,有意的试探,“妹妹,太子今天到来就是为了太子妃的事情。”

    坐在上~位的太子,微微有些不自然。

    别人不知道这些年刘佳璇为自己做了什么,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再说了,此刻,这么多人看着,他才觉得自己的计划的确有不完美的地方,尤其在丞相这个老狐狸的眼中,肯定已经看出破绽,要不然今天的事情,他不会沉默。

    一想到今天摄政王竟然无耻的提出那个要求,让他颜面尽失,顿时心底恨的要死。

    如果不是为了拉拢丞相,他也不会到来。

    刘佳璇打量了太子一眼,原主眼光真的很好,可惜,人家的心不在她的身上,怎么努力都不会有好结果。

    心底嘲讽,看向太子,目光平静,“是吗,太子?”

    太子暗恨,在丞相面前,他只能点头,“嗯,本宫这次来是”

    “这可怎么办?”刘佳璇突然打断太子的话,很是担忧的开口,“妹妹原本就是摄政王妃,当年为了摄政王连自己的小命都不顾了,这事情整个元都的人都知道,还被誉为佳话,现在花轿抬错了,拜堂也错了,就连圆房的人也错了,现在又被摄政王抬回了摄政王府,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不知情的人都会以为是摄政王重情重义,就算是妹妹变成了一只破鞋,他也”

    太子听到这话,失态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你说什么?”

    刘佳璇勾了勾唇,问,“抬错了轿子,这已经说不过去了,连拜堂也没有发现,就算是这样,我想圆房的时候,太子不会喝醉了,连妹妹和我都分不清楚吧?”

    这话,犀利,直白,更让人下不来台。

    经历大阵仗的刘丞相不免有些尴尬的咳嗽两声,何况身为当事人的太子,脸色如同调色盘一样的好看。

    刘锦宏是满意了,一看这个情景,应该不会有担心的事情发生。

    太子暗恨这个女人怎么变了,原本不管什么事情都维护自己,处处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今天当着刘承相的面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今天来的不是时候。

    “本宫那天喝了太多酒”

    站在旁边的邓姨娘心里不是那么回事了。

    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太子不认账,女儿又在摄政王府,她恨刘佳璇突然出现搅局,更担心的还是女儿的太子妃之位。

    刘佳璇似乎听不到太子潜在的意思,继续自园自说,“现在怎么办?一开始发现错了,偷偷的换过来就好,现在妹妹已经和太子圆房,摄政王又不计前嫌的把人接到府中,纵然没有什么名分,这么做的意思,恐怕是”

    欲言又止,又难为情的表情,不用说,众人也知道接下来的话什么意思。

    太子的脸色更是难看,邓姨娘差点瘫坐在地上。

    刘佳璇直接忽略他们,看向刘承相,“父亲,女儿这次回来是听说有圣旨?”

    就在刘丞相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太监小桌子火急火燎的冲进来,附耳在太子耳边说了一句话。

    太子当场脸色变的更是难看。

    冲着刘丞相说了一句,匆忙离开。

    刘佳璇一直站在原地,安静看着太子离开。

    刘丞相看着女儿,似乎不认识一般,她又在搞什么花样?

    难道是欲擒故纵?

    想到这,刘丞相原本送太子离开,起身的身子,嘭的一下跌坐回椅子,有些疲惫地说,“你们都下去吧!”

    邓姨娘一看刘佳璇和刘锦宏没有离开,想要找个机会留下来,却被刘丞相看过来的一眼,灰溜溜的离开。

    有些事情,原本大家心里明白,谁也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今天让刘佳璇这么当众说出来,谁的脸色也不好看。

    等到正厅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刘丞相很是疲惫的开口,“太子已经承认了刘盈太子妃的身份,你若想嫁给太子,只能为……”

    刘佳璇闻言,知道他们误会自己了。

    “父亲,我能不能回家?”

    “为什么?”刘丞相脱口问道。

    这个女儿有多喜欢太子,他全都看在眼里,否则,也不会不顾自己脸面,做出那些事情。

    “不管刘盈和太子怎么回事,他们算是臭了,我没有必要跳进一个臭水沟,还有那个摄政王,我曾经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我担心,在那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弄死了。”刘佳璇说着,故作羞愧的低头,她的目的只有一个,离开摄政王府。

    皇家的斗争不该连累无辜的自己!

    “他不会的。”刘丞相淡淡说道。

    其中的缘由,他也不知道,但,他心里清楚,今天摄政王求的这道圣旨对女儿来说就是一张保命符。

    刘佳璇没有听出刘丞相的话外之意,继续解释道,“父亲,很多事情我现在已经想明白了,我和太子是有缘无分,现在能有这样的一个结果,也算是好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刘丞相激动了,如果女儿真的想开了,这事情就好办了。

    他的女儿,就算是出嫁,也应该是被人捧在手心里。

    “不然呢?”刘佳璇自嘲一笑,“都说强扭的瓜不甜,难道我现在不是自食恶果?”

    刘丞相和刘锦宏惊讶地看着她。

    之前是谁,为了太子拉着整个丞相府的人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情?

    这会儿,她竟说强扭的瓜不甜?

    刘丞相毕竟是经历大阵仗的人,他能站稳朝堂,反映也够快,努力压下心底那一丢丢的激动,拍了拍女儿的手,语重心长地说。

    “佳璇,你这次可是想清楚了?”不会再犯浑?

    刘佳璇摇头,“父亲,可有办法让我离开摄政王府?”

    “又是为了太子?”刘锦宏直接讽刺过来。

    还以为经历这些事情,有人变聪明了,现在看来,他真的把有些人想的太好了。

    刘佳璇转头看着他,斗鸡眼似得,“哥,难道世界上就只有太子一个男人?”

    “好了,好了,说正事。”刘丞相开口,让两人都安静下来,后来,刘丞相亲自把圣旨捧过来,直接送到女儿跟前,“你自己看看吧?”

    刘佳璇没有刘丞相的那么小心,直接摊开,看到上面的那几个字,顿时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怎么会这样,皇帝这个老头子是不是有病啊,就算是自己控制不了摄政王,也没有必要让我这个可怜的弱女子为他当内奸吧?”

    “咳咳”刘锦宏算是彻底相信自己的妹妹变了,至少变的比原来聪明了,可这也太虎了,什么话都敢说。

    “什么话你都敢说,作死啊!”刘丞相怒了。

    这里虽是丞相府,还不知道多少皇帝的眼线,纵然他不知道摄政王是什么意思,但很是明显,老皇上答应的这么挺快,连他也觉得老皇帝就是这个意思。

    “明白的事,这还用说嘛?”刘佳璇两眼一翻,“所有人都知道我为了太子多么的不要脸,就连人人惧怕又敬畏的战神摄政王,我都能下手,这不正好让我把摄政王府搅的不安宁,有人好趁机呜呜”

    刘丞相站在朝堂上对任何人都敢怂回去,唯独面对女儿,他真的担心祸从口出。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