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被太子甩了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不久,刘承相以及所有的丞相府的人都被人押着出来。

    鬼哭狼嚎声一片。

    可惜,却没有人欣赏,也没有同同情。

    唯一的观众刘佳璇努力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来,看到被迫走在前面的丞相父亲,她哭了,又笑了。

    原来,这就是告诉自己真~相的缘由。

    似乎心灵感应。

    刘丞相扭头看过来,看到刘佳璇的那一刻,他很震惊,也很害怕。

    刘佳璇知道刘丞相的意思,哭着点点头,表示,她不会冲动。

    她一直站在原地,看着丞相府的人被带走。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心里清楚,这就是父爱。

    赶走了儿女,他也要离开了。

    直到,天边一丝亮光。

    刘佳璇抬头,面对阳光。

    她相信,一定会救出父亲,一定!

    看着被贴了封条的丞相府一眼,她知道,这一刻,不管怎样,都要查清楚事情的缘由,给丞相父亲一个清白。

    转身的那一刻,听到一阵急促哒哒的声音。

    刘佳璇看过去,正好看到连人带马沐浴在阳光中飞奔而来。

    她笑了。

    很是苦涩。

    形单影只的自己,是否该在这个时候为自己找一个合作伙伴。

    她现在有空间可以帮助自己,但,能对丞相父亲动手的人显然不简单,如果等自己为父亲洗刷了清白,丞相父亲已经遇险,那么,她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思?

    正想着,疾驰而来的马,突然停在她眼前。

    刘佳璇抬头看过去,看到的竟然是让她穿越而来的罪魁祸首,摄政王魏南宗!

    她脑子快速运转起来,丞相府被人连锅端了,这个时候离开许久的摄政王到来,是什么意思?

    宣告自己的胜利?

    似乎在立刻,刘佳璇立刻战斗状态,“是你做的?”这话咬牙切齿。

    摄政王骑在马上,看向刘佳璇,如同看待脚底的蝼蚁一样。

    “想救你的父亲?”

    刘佳璇愤恨的看着摄政王。

    果然是他!

    想到摄政王的能力,又想到刘锦宏去了他的军队,难道这

    “是你——”

    “一炷香。”摄政王让下这三个字,策马而去。

    开始,刘佳璇不明白,后来知道摄政王的意思后。

    她没有给自己太多的时间,快速往摄政王府跑去。

    来到摄政王府门口,她停下脚步。

    一直想要离开这个地方,她终于离开了。

    真的要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吗?

    刘佳璇心里清楚,再次踏进这个地方,想要离开,不容易。

    想到原主和摄政王的种种,又想到丞相府发生的事情,她心一狠,咬咬牙,走到门口,拍门。

    很快,门被人打开。

    刘佳璇张嘴想问,摄政王在哪,不想,看到管家陈伯带着众人跪在地上,高呼,“王妃娘娘!”

    什么意思?

    刘佳璇嘴角翘~起,眉眼中却尽是冷意。

    抬脚高傲的走进去。

    不管怎样,哪怕丞相府的一切都是摄政王主导的,她也要先救出自己的家人再说。

    刘佳璇大大方方的走进门,对眼前的一切,她似乎看不进眼中。

    她直接奔着摄政王的望春阁而来。

    走到门口,易山和易北站在门口。

    吕艳从里面推开门,看到是刘佳璇,眼中尽是嘲讽,“王爷在沐浴,请”

    不想从自己的口中说出王妃,就在她纠结的时候,刘佳璇上前,直接把吕艳扒拉到旁边。

    “你”吕艳反应过来,看到刘佳璇开门,进门,又关门。

    “刘佳璇,你给我出来!”吕艳叫骂,该死的贱人,都离开了为什么要回来?

    吱——

    门被李佳璇打开,她看向吕艳,浅笑着问道,“我离开的这几天,你可有爬床成功?”

    “你”不要脸,只有下~贱的女人,才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易山和易北站在旁边,听到这话,他们立刻低头。

    王妃也太彪悍了!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王妃还这样嚣张,难道不担心刘丞相的死活?

    “给你机会,都不会爬床,怪不得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你到现在都没有把王爷变成你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惜了!”

    吕艳听到的一瞬间,想要用手中的鞭子累死眼前的女人,想到王爷在里面,她不能轻易动手。

    “哦,还有,我告诉你,下次再不情愿,也要叫我王妃,要不然,我就立刻把你卖了!”刘佳璇说完嘭的一声再次关上门。

    这次动静比刚才大了很多。

    她有求与摄政王,她觉得没有必要放低自己的姿态。

    要不然,筹码这东西,还不知道飘到谁的身边。

    “这就是你求人的姿态?”摄政王沐浴一番出来,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

    刘佳璇转身,看向摄政王,“不错,身材很好,如果王爷想要对我使用美男计,我想,没什么效果。”

    摄政王看了一眼脸不红气不喘的女人,又听到刚才那话,眼前的刘佳璇只会比原来的那个女人更难缠。

    刘佳璇不在意别人的眼神,来到桌前,为自己到了一杯茶,边喝着,看向摄政王的眼神带有一丝神秘,“我觉得我们是合作,会更好?”

    “你有什么值得本王合作的?”

    “吕艳快死了。”也就这几天得事情,自己做的事情心里清楚。

    当初是为了解气,还能有这样的价值,值了!

    摄政王来到旁边坐下,看了一眼,对刚才的问题,似乎他一点也不在意。

    “王爷似乎有些无情啊?怎么说吕艳伺候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按理说,早就应该是你的人,这个时候不管人家的死活,不知道站在外面的吕艳听到这话会不会哭死?”

    门外的吕艳担心得不得了。

    她真的中毒了?

    想到这几天身体的不适,原来是这个贱人做的!

    恨这个贱人不要脸,又担心摄政王怎么回答。

    按理说,她当初来到摄政王身边就是作为暖床丫鬟。

    开始还小,后来又发生的太多得事情,现在早就是时候了,为何摄政王到现在都没有越想越是心里担心。

    “都被太子甩了,你怎么还活的好好的。”

    “是呀,谢王爷提醒。”刘佳璇似乎有些后知后觉,然后,转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冲着外面开始嚎啕大哭,“哎呀,我的天啊,我的太子殿下,臣妾被困摄政王府”

    易山,易北连忙捂住耳朵。

    这样的哭腔,他们实在是受不了。

    更不了解的是,摄政王是什么意思,他就在旁边,怎么任由身边的女人哭丧?

    吕艳恨的咬牙,不敢有任何动作,只能愤恨的看着眼前的门。

    目光似乎要穿透门,直接射死刘佳璇这个贱人。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