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你不是她!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易山易北看到这个情景,谁敢说话。

    这次军营的事情,如果不是刘佳璇凑巧去了军营,会发生什么,他们心里很是清楚。

    纵然刘佳璇原来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这次,却是实打实大帮了摄政王的忙。

    可,吕艳这个不死心的,竟然隐瞒王妃病情,简直该死。

    对趴在地上吐血的吕艳,他们连看一眼都不曾,直接进屋,等待命令。

    很快,陈管家带着郎中到来,为刘佳璇把脉后,开了药方,并在旁边叮嘱陈管家两句。

    在场的几人在听到刘佳璇竟然是太久没有吃饭才导致的。

    可想而知,摄政王的怒火,真的要把整个摄政王府掀翻了。

    管家送走了郎中,又开始忙碌起来。

    过了不久,一碗稀粥送过来。

    摄政王看到刘佳璇的样子,扶着她靠在自己身上,一勺一勺的喂着。

    易山易北看到这一幕,顿时明白过来,摄政王为何变了。

    很快,他们离开,守在门口。

    吕艳一直趴在地上,没有人管。

    陈管家很快知道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米粒不在王妃身边,吕艳趁机作梗,才有了今天的事情。

    想到这,陈管家自责不已,他还是在门外静静的等待着。

    屋内。

    刘佳璇在喝完一碗稀粥后,身体恢复了一些,在摄政王扶着她躺下,她却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角。

    没有太多力气,却阻止了摄政王离开的脚步。

    “你也很讨厌我吧?”

    “你不是她!”

    刘佳璇很是虚弱,没有听出这话的不同,“为什么父亲会把我丢了?”

    “没丢。”摄政王没有太多表情,眼神复杂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想到那天在军营,这个女人生动的演出,再看看现在,他有些不敢直视。

    刘佳璇抬头看向摄政王,“难道不是我太讨人厌,连父亲都对我失望了,才会”说着,哽咽了,低头流泪。

    摄政王上前,一条手帕送到她的面前。

    刘佳璇抬头看了一眼,又接过手帕,擦去眼泪,虚弱的笑了,“其实你这人不坏,是我一直针对你。”能活到现在,有一部分是丞相父亲的功劳,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人。

    摄政王从她的手中把自己的手帕拽回来,紧紧的握在手中,转头离开。

    “你就这么走了?”

    摄政王停下脚步,却没有回头,“不然呢?”

    冷清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温度,如同摄政王给人的感觉。

    刘佳璇也不在意,“你让他们叫我王妃,是什么意思?”

    “你想去找太子?”摄政王嘴角微微勾起,却是嘲讽。

    想到太子最近闹出的动静,他觉得是否该送点‘礼物’。

    “我我想家了。”

    “这就是你的家。”摄政王说完这话,大步离开。

    随着他走过,似乎自带冷气一样,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瞬间被冰封了。

    易山和易北一直跟在摄政王身边,不明白摄政王为何突然气场变了。

    煞气如同在战场上,你死我活的较量一样!

    刘佳璇躺在床~上,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等死,也可以真正的回到家,可,她又活过来了。

    必须要面对现实的她,伸手从空间里,拿出自己需要的营养水,喝了后,顿时觉得人活过来一样。

    稍微有些力气的她,躺在榻上,看着她的手,不管什么东西,是要她想,伸手,东西自然出现在手中。

    既然回不去,自己的手中又有聚宝盆,在这个异世真正的活下去也挺好。

    她还能自由的进出自己的医疗空间,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心情好转许多,后来一群陌生的丫鬟端着饭菜到来。

    刘佳璇坦然来到桌前吃了起来。

    吃饱了,陈管家到来。

    “陈伯,有事?”扭扭捏捏的样子,如果不是确认,还以为是别人冒充的。

    这话刚说完,陈管家嘭的一声跪在地上。

    原本伺候在旁边的丫鬟全都跟着跪下。

    “老奴有罪!”

    “有什么罪?”刘佳璇吃饱了,喝足了,也愿意听听有人的理由。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除了陈管家以外的陌生人。

    她了然一笑。

    原本曾经在自己院子里的人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她不感兴趣。

    说白了,在绝对男权的古代,他们的去处不难猜测。

    尤其,摄政王的态度,在这个摄政王府,一切都是一个眼神,一句话的事。

    “老奴,老奴”陈管家张嘴想要解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是他失职,解释也没有什么意思。

    “好了,起来说话。”对陈管家的印象不错,她不想为难一个老人。

    “谢王妃。”

    “吕艳哪去了?”

    陈管家愣了一下,很快开口,“赶出王府。”

    “赶出去了,王爷舍得?”

    “是王爷亲口说的。”

    刘佳璇满意了,看向陈管家,“好了,我也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陈管家还想说些什么,看到刘佳璇已经起身往内殿走去,他只能让丫鬟们先下去,“王妃,王爷说了,等您身体好了,想去哪里都可以!”

    “什么意思?”刘佳璇突然转身,表情很是激动。

    “王爷说,王妃去哪里都可以,只是,每天天黑之前必须在这里休息。”

    李佳璇激动的心,瞬间冷却下来,无精打采,“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陈管家退后,又转身离开。

    等到整个房间都静下来。

    刘佳璇没有让自己的脑子想太多,躺在榻上的那一刻,她放空大脑,很快睡着了。

    傍晚。

    摄政王从外面回来。

    听说了刘佳璇这一天的事情,往怡月轩。

    陈管家忙完,脑子里想着最近摄政王的变化。

    似乎还是原来那样很是严肃的样子,对刘佳璇的态度又明显不同。

    王妃。

    也许,摄政王府该有一个女主人。

    半夜。

    刘佳璇是被饿醒的。

    睁开眼,看到周围一片漆黑。

    原本张嘴想要叫米粒,突然想到米粒那天回到丞相府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心里想着,等到天亮了,自己去看看,顺便向丞相父亲要一个为什么。

    想着,想着,听到外面的动静,她悄悄起身,躲开了守在外面的丫鬟,一路往摄政王府的厨房走去。

    这时,她绝对不会想到,一直有人站在屋顶上关注着她的举动。

    看到她进了厨房,看到她抱着一只烤鸡边吃着走出来。

    锃亮的小~脸,看起来那么有光彩。

    刘佳璇一边吃着烤鸡,还总觉得似乎少了些什么,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这才觉得,缺酒。

    努力看了一眼周围,想到几次逛整个摄政王府,又看到她从出来到现在就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顿时抬脚往摄政王的望春阁而去。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