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赴宴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刘佳璇心底一愣,难道老夫人不知道这事?

    看到邓氏脸色变的不太好看,刘佳璇觉得这就是一个机会,嘭的一声跪在老夫人跟前,委屈的流下泪水,“祖母,都是我的错。”

    “祖母——”

    “老夫人——”

    刘萍和邓氏要开口,却被老夫人扫过来一个眼神制止,看着跪在地上哭的可怜的刘佳璇,“你来说!”

    刘佳璇似乎老夫人的怒火吓到了,连忙把当初抬错了花轿,又嫁错了的事情说了出来,并着重声明现在的太子妃是刘盈。

    老夫人人老了,脑子不糊涂,尤其有个丞相的儿子,对很多事情,哪怕整天在府中不出门,她对很多事情心里透亮。

    尤其,丞相府的两个女儿一个嫁给了太子,一个嫁给摄政王,还是同一天,还嫁错,这事情糊弄三岁的孩子还行,对人精一样的老夫人就不同了。

    刘佳璇跪在地上只是委屈的流泪,不再说一个字。

    邓氏连头都抬不起来。

    原本她是打算慢慢让老夫人消化着这件事情,谁能想到,刘佳璇突然回来,而且有些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道。

    现在还只是丞相府姨娘的她,如果被老夫人扫地出门,也是有那个可能。

    想到这,她怎么会不害怕。

    老夫人很是生气,好在旁边有语嬷嬷,她在旁边安慰了两句,老夫人这才气顺。

    再次看向邓氏,火大开口,“你立刻交出账房的钥匙,在自己的院子里思过,什么时候想通了,再出来。”

    这话显然是收了邓姨娘的管家大权,就算是以后放出来了,她也没有那个机会了。

    听到这话,邓氏是害怕的,想要为自己争取,对上老夫人的目光,什么话也不敢说出口。

    这时跪在旁边的刘萍想为母亲说话,刚开口,就被老夫人阻止了。

    后来,老夫人看向刘佳璇,“佳璇,你说这事怎么办?”

    刘佳璇抬手擦去脸上委屈的泪水,努力露出一个笑脸,只是这笑看起来比哭还难看。

    让看到的人都觉得心酸。

    这就是没有娘的孩子。

    “事情已经发生,也不能改变,现在太子妃是二妹刘盈,从今以后,我与太子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你能做到?”老夫人逼问。

    “身为丞相府的女儿,不能做到,也必须做到。”

    刘佳璇心里比谁都清楚,现在是让老夫人对自己改观的时候,也是表态的时候,这个时候获得了老夫人的好感,比任何时候都重要。

    再说了,老夫人注重名声,注重丞相府的名誉,比任何时候都重要。

    老夫人连忙亲自伸手扶起刘佳璇,这时语嬷嬷送邓氏和刘萍离开。

    离开时的刘萍还想要闹,在邓氏的眼神提示下,她只能安静的离开。

    语嬷嬷走在前面,对身后的动作视而不见,似乎也听不到他们的说话。

    邓氏一看语嬷嬷,顿时觉得这就是平时送礼的好处。

    没有拿语嬷嬷当外人,直接对刘萍提醒,“萍儿,你不要忘记,今天是到九王府赴宴的日子,到时候你好好表现。”

    刘萍想到做完母亲对她的提示,顿时明白什么意思。

    如果自己变成九王妃,到时候就是太子妃姐姐的助力,还能立刻帮母亲重新夺得管家大权,还有可能让母亲坐在丞相夫人的位置上,想到这个,她努力压制心底的怒火。

    想到最近外面传的关于凤星的传说。

    现在在她身上的呼吁声最高,就算是不能变成九王妃,到时候被更有实力的王爷看到,到时候一切还不都是她做了算。

    这边,老夫人看着刘佳璇恨铁不成钢的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懂事?”

    刘佳璇有些脸红,“过去是我做错了,让祖母伤心,佳璇该死!”

    “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老夫人说着叹口气,看着眼前的孙子,变的和原来很不同了。

    “是,祖母,佳璇知道错了。”

    “那你现在”老夫人说着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两个丫鬟,冷水问道,“米粒呢?”那才是真正忠心的丫鬟,也是当初她调给孙女的,怎么没有看到。

    听到这话,刘佳璇再次哭了。

    “她怎么了?”老夫人的声音突然变了。

    “没了!”说出这两个字,需要刘佳璇莫大的勇气,说出来后,趴在老夫人的身上哇哇的哭起来。

    语嬷嬷很快回来,看到这,把两个丫鬟带着来到门外。

    过了许久,刘佳璇的哭声才停下来,后来,刘佳璇和老夫人吃了点心又聊了一会儿天,刘佳璇心情才好了许多,后来是刘萍到来,说是快到了到九王府参加宴会的时间,老夫人听说了刘佳璇也去,顿时觉得出去散心也是好事,并亲自挑选了一件礼物让刘佳璇送给九侧王妃。

    刘萍在旁边看着,没有自己什么事,心里气的不行,她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装着听话的样子和刘佳璇一起离开。

    来到门口,刘萍立刻变了脸色,自己坐在丞相府的马车直接离开了。

    刘佳璇也不在意,坐进了摄政王府的马车往九王府而去。

    半夏坐在马车里,忍不住叨叨,“那个刘萍真是好笑,好像她的马车有多好似得。”

    “就是。”一直不怎么开口的半秋也忍不住叨叨。

    刘佳璇看了他们一眼,没有开口。

    她也是这个心思,此刻,并没有放在心上,在想老夫人到底几个意思。

    开始见到这人的时候,明显不待见自己,可后来的转变真的是认为嫁错的事情?

    如果邓氏在这件事情上起到主要的作用,那么父亲呢?

    依照老夫人毒辣的眼光,她会没有发现?

    想着,马车平稳的往九王府而去。

    一路上,半夏和半秋对邓氏和刘萍是各种不满,但对老夫人和刘丞相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快到九王府,看到两人还在说个不停,开口提醒。

    “生什么气,不在乎他们,也就不会在意,生气,那也是太看得起他们了。”

    “还是王妃大度。”半夏立刻见风转舵。

    半秋跟着笑了。

    刘佳璇知道他们什么意思,不就是为自己鸣不平,可自己不在意,也就没有什么好生气的。

    眼看着快到了九王府,刘佳璇再次提醒他们,“记住了,你们是摄政王府出来的,凡事不要自降自己的身份。”

    “是,奴婢知道了。”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