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你一路走好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八王爷!

    刑部张大人听说是八王爷掳走摄政王妃,他不能淡定了。

    刚要说些什么,看到摄政王已经带着他的人离开了。

    一看这个情景,他顿时觉得不好,连忙跟在后面。

    当他人来到刑部大门外,哪里还有摄政王的踪影。

    想到他对摄政王的了解,也许,他早就知道,只不过需要一个由头,他也是其中的一个关键。

    八王爷?

    呵呵,倒霉了。

    他身为别人眼中公正廉明的张大人,有些时候,尤其是摄政王想要做的事情,恐怕谁都拦不住。

    想着,想着,他在想,到底是谁想要对八王爷下套?

    现在朝中的局势紧张,任何一个人都有可疑,唯独,今天的八王爷是冤枉了。

    摄政王的动作很快。

    直接奔着八王爷府而来,直接带走八王爷,什么受伤,不管真假,在摄政王的眼中,只在乎一个人。

    很快,八王爷直接给摄政王亲自送到了刑部。

    满地的血腥还来不及清理干净,就连被绑着的送信之人还没有处理,只是把唯一活着的那个孩子送走。

    不过,情况不是很好,似乎孩子受到了惊吓,除了开始哭了几声后,整个人呆呆的。

    张大人经历了很多这样的事情,他不赞同摄政王如此残忍的一幕,又不得不说很有效果。

    可是,看到被带过来一拐一瘸的八王爷,他无语了。

    皇亲国戚,他不知道审问了多少个,明显有问题,却还是把人送过来,是不是也太直接了。

    “说吧!”摄政王只是看了一眼,那比死还难受人,又看向努力忍着疼痛,又蒙圈的八王爷。

    八王爷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眼下这个情景,尤其是摄政王的态度,他无语了。

    祸从天降,也许说的就是自己这样的。

    张大人这才明白过来摄政王什么意思,可惜,他还不是真正的了解摄政王。

    “你说是八王爷指使你给摄政王妃送信,现在摄政王妃失踪?”

    八王爷立刻明白事情的关键。

    扭头看向摄政王,“皇叔,不是我!”

    摄政王连看他一眼都不曾,来接来到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下。

    这回那人也不开口,直接咬碎了自己口中藏着的剧毒,死了。

    摄政王一看这个情景笑了。

    张大人顿时觉得头痛。

    他知道为何这人会自杀,只是为何在这个时候自杀?

    心里觉得奇怪,后续的事情还要处理。

    摄政王很快离开了,只丢下一句话。

    八王爷不能淡定了。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张大人都在,让他来处理就好,为什么,他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心里想着,更是觉得憋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他要经历这些?

    想着,想着,八王爷觉得有些头晕。

    努力想要看清楚周围的一切,突然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在晃动,根本看不清楚,努力摇了一下头,原本以为会看的更清楚,没有想到一头栽倒在地上,直接晕死过去。

    很快这事情被张大人知道了,看到晕死过去的八王爷,他无语了。

    这回算是明白摄政王的意思。

    只要他找不到刘佳璇,谁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凤殿。

    皇后在凤殿内都快急疯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人是被她偷偷的带到皇宫,为的就是想要给刘佳璇一个教训,可,谁能告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子病的很重,还是被刘盈搀扶着来到凤殿。

    走进凤殿,刘盈心底笑了。

    凤殿?

    太可笑了,根本不是凤星,有什么资格住在这个地方。

    她算是看清楚了,有人就是鸠占鹊巢,如同现在的自己。

    不过,可惜了,身边的人也不是什么未来的九五之尊,想到这个,刘盈表面看起来很是担心的样子,在心底早就乐开了花。

    大家都一样,谁也别想踩着别人往上爬。

    刘盈的心里是这么想的,刚扶着太子进了凤殿,她还没有仔细看一眼周围的一切,突然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

    瞬间,她扭头,嘴角有血流出来。

    皇后关心的看向太子嘘寒问暖,丝毫没有发现刘盈的惨样。

    王嬷嬷跟在皇后身边这么多年,她最知道皇后的心思。

    凤星的传闻已经渐渐散播开来。

    不管外面传的凤星是谁,但,都不是皇后。

    “儿臣知错。”刘盈似乎被欺负惯了,这个时候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可她还是立刻低头。

    太子看了一眼,嘴角冷笑。

    活该!

    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他怎么会沦为别人的笑柄。

    对此,刘盈怎样照顾自己,他从来没有看在眼中。

    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怎样把刘佳璇弄到身边,哪怕是见不得光,哪怕等到他登上那个位置之后,直接把人弄死,也要发挥最后的作用。

    看向皇后,“你们都下去吧!”

    王嬷嬷看了一眼皇后,很快离开。

    刘盈从地上起身,跟着离开。

    他们前后脚刚来到门外,突然王嬷嬷再次一巴掌打过来。

    皇后和太子都听到这个动静,却没有什么反映。

    门外的情景却不是刚才那样。

    王嬷嬷觉得都是这个女人,让皇后,让太子出于尴尬的地步,刚才打了一巴掌觉得不解恨,还想要当着凤殿所有下人的面,把所有的过错都放在这女人的身上。

    也算是为了缓解皇后和太子此刻的尴尬。

    谁能想到,刚才如同受气的小媳妇,此刻竟然抬头看着王嬷嬷,只是一个眼神,顿时让王嬷嬷吓的跌倒在地上。

    刘盈很是好心的把门关上,目光盯着王嬷嬷,用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开口。

    “王嬷嬷,你跟在皇后身边多少年了?”

    “你什么意思?”这一刻,王嬷嬷心中竟然产生了一股惧意。

    刘盈摸着一连两次被打耳光的地方,嘴角抽了一下,“没什么,只是想要提醒王嬷嬷,你也许命不长久,我劝你,为了能留下一句全尸,最好还是仁慈一点。”

    王嬷嬷看向眼前的刘盈,似乎看着一个可怕的怪物。

    就在这时,刘盈突然嘭的一声再次跪在地上。

    “你什么意思?”王嬷嬷被她神一般的操作吓到了。

    刘盈抬头,看向王嬷嬷笑了笑,“王嬷嬷,您一路走好。”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