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刘丞相的小心思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皇后很不甘心,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也只能豁出去了。

    总不能自己的皇后位置不保的时候,还让太子的位置更为尴尬。

    哪怕现在太子本身已经很是尴尬,她身为一个母亲,关键时候,还知道轻重。

    就在皇后不情愿的离开,刚走到门口,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她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傲气,她也许没有勇气继续走下去。

    张公公听到老皇上那话,到没有太大的反映。

    在他看来,终于看到皇后到冷宫,他也算是为她做了一件好事。

    很快,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皇后失德进了冷宫,以后的整个后宫的事情交给清贵妃打理。

    摄政王和刘丞相想要看到的就是皇后的下场,人没有死,不是很满意,他们也没有时间计较这么多了,各自行礼,飞快离开。

    张大人也跟着离开,只是前后脚的距离,等到他人走出御书房的时候,却不见他们的踪影。

    想到刚才有人火急火燎的样子,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开元寺。

    刘佳璇并没有给自己太多犹豫的时间。

    她总觉得自己到来既然是人为,定然知道自己回去的方法。

    家,毕竟是自己的家,在这个地方,遇到一两个舍不得的人也算是正常。

    她真心的付出,得到真心的回报也是正常。

    权衡之下,她还是觉得在这个地方有众多不适应的地方,如果自己能够离开,她为什么不离开。

    带着这样的想法,下马车往开元寺走去。

    走着走着,还能听到周围走过的人说着不久前在这里发生的事情。

    刘佳璇在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知道那人是吕艳。

    曾经自己在吕艳身上放的东西,她心里有数。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吕艳还没有死,便宜她了。

    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吕艳时,那高傲的样子,看着就讨厌。

    后来这人不怕死的针对自己,她只是反击。

    很快来到寺庙内。

    在门外的时候,她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想着怎么真正的回去,这时,空气中带有淡淡的桂花香。

    这个味道,不该在这个季节出现。

    想着,想着,刘佳璇的脑子不受控制的开始出小差。

    想了很多,在自己世界发生的一切,来到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在脑中~出现,后来,出现的太过于频繁,又越来越快,努力想要抓~住其中的一个画面,她伸出手却总是徒劳。

    渐渐的她的头脑有些晕眩,身体的不适,让她很是难受,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人抓着自己的心,用力的想要拧下来一样,很是难受,她想要挣扎,总是徒劳。

    身为医生,经历这样的事情,她别提多难受了。

    就在刘佳璇承受不了身体的不适,要倒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一个温暖又熟悉的怀抱。

    身体的不适消失了很多。

    等到刘佳璇渐渐好转,看清对方,这才发现竟然是摄政王。

    他怎么会在这里?

    “你”

    “走吧!”摄政王原本可以策马而来,他真的等不了,用轻功,用最快的方法,到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晚了一些。

    女人已经到来,好在,人还在,要不然,他不敢深想最后会发生什么,总之心底害怕的颤抖。

    这样的害怕比小时候在那个皇宫,孤独没有依靠的时候都要艰难。

    似乎有人控制他的呼吸,连呼吸都开始剥夺了一样。

    “你怎么来了?”这人不是去皇宫了吗,怎么突然来到这里?

    “你在这,我还能去哪?”摄政王说着就要带着女人离开这儿让他恐惧的地方。

    刘佳璇很是被动,其实,她不想离开,她还没有看到传说中的太元大师,有些话还没有问清楚,她不想离开。

    身边男人那微微颤抖的身子,让她再次想到了那天。

    看着,看着,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得事情,这一刻,她却有些不忍心。

    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何会这样害怕,她就是不忍心。

    被动的跟着离开。

    这时,刘佳璇不知道的是,她和摄政王刚走出开元寺的大门,在她身后的不远处就出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这人不是别人,是刘佳璇心心念叨的太元大师。

    太元大师远远的看了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身边的小和尚好奇的问道,“师父,您不是要见这位施主吗?”

    他们原本还不到回来的时候,师父突然决定回来,为的就是见这个施主一面,为何,明明人就在眼前,要这样错过。

    “还不到时候。”太元大师说完这话离开了。

    小和尚一直跟在后面,却再也不曾开口。

    只是,太元大师不是去了自己的房间,也不是诵经礼佛,直接奔着开元寺的后山而去。

    这时,刚坐进马车里的刘佳璇和摄政王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这原本和他们没有关系,但在听到有人叫‘佳璇’,刘佳璇立刻从马车里弹出一个头,看到是刘丞相,直接蹦下马车。

    “父亲,你怎么来了?”

    刘丞相额头上还有细小的汗水,看到刘佳璇缓过这口气,又看到从马车里下来的摄政王。

    心里得意了。

    小样,还不是被自己的女儿套牢了。

    还以为这人不在意,没想到那只是表面。

    “父亲?”刘佳璇再次开口。

    “你祖母病了,我听说你在这里,找过来,想让你”

    “走,我们快走。”刘佳璇着急了。

    她早就知道老夫人身体不好,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想着,拉着刘丞相就走。

    这时,摄政王没有吃醋,拉着女人一起跳上了旁边的一匹马,飞奔而去。

    刘丞相看着飞起的尘土,笑了笑,他慢悠悠的上马,对要跟上来的冷帆开口,“去让大少爷回来一趟。”

    “是。”冷帆太累了,来回飞奔,还没有喘口气,又听到这话,他只能任命。

    所有的事情都交代下去了,他也放心了。

    回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开元寺,这一刻,他突然希望这个地方就这样没了。

    又或者,太元大师永远不回来,刘佳璇一辈子都是自己的女儿。

    想到这,还能看到摄政王小心谨慎的样子,也许,以后的日子过的会更舒坦。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