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果然是太子,财大气粗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这就奇了怪了,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在父亲和魏南宗的眼皮子地下作妖,还不被发现,这人不简单?”刘佳璇故作深沉的开口。

    “作妖?”这话他喜欢。

    “嗯,”刘佳璇关注点不在这里,盯着眼前的酒杯,为自己倒酒,然后端起酒杯晃着,晃了许久都没有要喝的意识,只是盯着看,“父亲,你说到底是谁隐藏的这么深,还不被发现?”

    “这事情不好说。”刘丞相从来不是一个愿意把话随便往外说的人。

    面对一个不是自己真正女儿的女儿,他竟然有冲动想要说出来。

    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总觉得终于能遇到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他心里也激动不已。

    “也是,元都的水很深,每个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谁知道谁表现的真~相下那个藏着的狼子野心。”

    这话说的,连刘丞相这个文官都自叹不如。

    他的女儿就是不简单,出口溜溜的。

    “那你觉得是谁?”

    “每个人都很像!”刘佳璇说着一杯酒干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为什么?”

    “二王爷和三王爷看起来像是一个脓包,他们能活到现在,也不是省油的灯,五王爷、八王爷、九王爷都有兵权,他们三个可以说是旗鼓相当,不久前五王爷跟我打赌损失了一半的兵权,他们三个人的平衡已经打破,不过,这四王爷、六王爷、七王爷就有些奇怪了,怎么从来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

    “四王爷在三年前坠马死了,六王爷和七王爷当时正好在一起,老皇上一怒之下把他们都赶到封地去了。”

    “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刘丞相笑了,“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那还有可能老皇上是为了保护这两个王爷,明着被被贬,其实是等到安定之后,让他们安享太平。”

    “依照你这个说法,那怎么有两个?”

    “障眼法啊!”刘佳璇说了瞥了刘丞相一眼,似乎对丞相的智商表示怀疑。

    刘丞相看到女儿鄙夷的眼神,他也不在意,继续问道,“那为什么太子能坐在现在的位置上?”

    “太子?”刘佳璇笑了,“不是你和魏南宗的功劳。”

    刘丞相笑了,他能有这么大功劳,太子纵然有合适的理由,但他这样接近外臣,应该是皇上最为忌惮的。

    也许是因为皇后的缘由,也是是因为自己这个丞相,更多的是,他们似乎都被利用,真正的目的只有老皇上一个人心里清楚。

    两人想了一阵,对这事情,他们很是被动,现在想破脑袋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后来,两人干脆很有默契的放下了。

    两人很有默契的只是喝酒,再也不说大事。

    气氛渐渐回暖。

    就在他们准备让余管家再次拿一坛子好酒过来的时候,太子竟然从外面走来。

    这时,他的手中提着一坛子好酒。

    太子身后跟着的是牛北和兰青。

    刘佳璇看了一眼,稳稳的坐在位置上,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刘丞相不情愿,起身虚伪一番。

    “微臣见过太子殿下。”

    “刘丞相不比多礼。”太子说着来到桌前,自动坐下。

    牛北和兰青跟在太子的身后。

    刘佳璇笑了一下,这次看到他们两个人,那天干什么去了?

    心里想着,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不想听到太子说的那话,他正人都觉得不好了。

    “皇婶,谢谢你。”

    刘丞相眼角看了一眼太子,什么意思,这么听话,太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刘佳璇心底已经,在面上,她还是很淡定的接受这声皇婶。

    “不用客气,怎么说都是一家人,如果太子真的要感谢的话,多送点礼物就好,给点银子也行。”

    刘丞相看向自己的女儿,她这女儿脸皮更厚。

    太子伸手,牛北立刻送上银票。

    刘佳璇看了一眼,笑了,真上道。

    “这是对皇婶的谢礼。”

    刘佳璇坦然的收下,放在手心里的那一刻,仔细看了一眼,,好家伙,果然是太子,财大气粗,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半夏。”

    半夏从外面走来,冲着太子、刘丞相行礼,又来到王妃跟前。

    “王妃娘娘——”

    “嗯,收好了,放到我的小金库。”

    “是。”半夏拿着银票离开再次站在门口。

    “半夏啊,收好了啊,多少钱我都记住了,也千万不要放错了地方。”

    半夏的嘴角一抽,这话也只有王妃能说的出来。

    摄政王那么多钱,还会在意这个?

    刘佳璇不在意,看向太子,“你现在感觉怎样,刀口有什么感觉?”

    “有些痒痒的。”

    “这很正常,现在正是长肉的时候,稍微痒一点也是正常,如果你还能接受,就不用动,如果你实在抗不了,可以抹点这个。”刘佳璇伸手一支芦荟胶出现在手中。

    刘佳璇召唤出来的,可在有些人看来是早有准备。

    太子看向女人手中绿色的小瓶子,和当初刘佳璇给自己的药,有些相似,都是没有见过的东西。

    对着东西,他绝对相信是好东西。

    “多少钱?”太子接过来之后,直接问道。

    “无价。”刘佳璇说完这个,似乎这才看到站在旁边的丞相父亲,“父亲,你站着干什么?”

    太子似乎忘记自己故意没有让刘丞相起身,随和的开口,“刘丞相,坐!”

    刘丞相无语,他的两个女人都嫁的很好,却没有一个人把他当成老泰山。

    他没有计较太多,坐下后,为刘佳璇和太子倒酒,却被刘佳璇阻止了。

    “父亲,哪有父亲给女儿倒酒的道理,还是女儿来。”

    刘佳璇主动接过来,为丞相父亲到了一杯,轮到太子的时候,看了一眼酒杯,却转而看向余管家。

    “余管家,你去准备一杯白开水。”

    余管家看向太子,没有什么反应,他去旁边忙碌了。

    太子也看向刘佳璇,“本宫不能喝酒?”

    刘佳璇很是慎重的点头,“你现在在恢复期,不能饮酒,就连喝茶也不行。”

    “为何?”

    “酒这东西是好,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彻底康复,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饮酒,喝茶就更不应该了。”

    “为何?”

    “茶把吃药都解了,这药不就白吃了。”

    很快余管家送来白开水,太子也端着白开水和他们碰杯。

    就在气氛尴尬的时候,突然有吵闹声。

    他们对这个声音很是熟悉。

    很快,邓氏和昏过去的刘萍到来。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