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春和楼的头牌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很快,刘萍提着一个食盒到来。

    “姐姐,听说你受伤了,母亲特意让过来过看看。”刘萍到来就关心的问道。

    刘佳璇站定,微微一笑,“不碍事。”

    “姐姐快尝尝母亲你为做的点心,说是有奇效。”

    “哦?”刘佳璇和没有忘记,邓氏曾经对自己下毒,不过,她毒都自己解了,但她好奇的是,邓氏到底多么的恨自己,竟然下那种毒药?

    “姐姐也很好奇吧?”刘萍说着直接打开食盒,小心的将一块点心拿出来,送到刘佳璇的面前,“姐姐,快尝尝看?”

    “这个真的是邓姨娘做的?”

    “是。”刘萍笑了。

    邓姨娘,就还是承认母亲在丞相府的身份,有了这个,母亲定然能够回到丞相府,到时候再弄死那个老太婆,就更好了。

    “看着卖相很好,可惜我现在不能吃甜的,要不你替我尝尝是不是甜的?”

    “这”

    “是邓姨娘做的,难道你还担心在里面下毒?”

    刘萍嘴角一抽,“怎么会。”说完很不情愿的把手中的点心放在嘴边咬了一口,“稍微有点甜。”说着眼神黯然,看来不能让刘佳璇吃下去了,想到母亲的叮嘱,这次不能完成任务了。

    “别浪费了你母亲的好意,还是你都吃了吧?”

    “啊?”刘萍可不愿意。

    “好了,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吃甜食,可能邓姨娘始终忘不了你的口味,说是给我做的,其实心里是想着你吧?”刘佳璇笑了笑,她也有当绿茶的潜力。

    刘萍无奈,只能自己吃了,总不能自己不吃,让刘佳璇以为真的有毒吧?

    等到一盘吃完,白玉如同变戏法一样的给刘萍送来一杯水。

    喝下去后,觉得舒服多了。

    可能是点心吃的有些多,有点不舒服,喝水之后,整个人觉得顺畅了许多。

    “三妹离开相府后,过的还好吧?”

    刘萍眼中一片暗淡,“还行。”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又不好意思开口。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们在外面吃不好,穿不暖,看来是我多心了。”

    听到这话,刘萍感受到明着在关心下那浓重嘲讽的意味。

    “你的腿?”刘佳璇再次开口,直接看到刘萍的双~腿。

    那天刘萍的腿按理说应该废了,她还能那站在自己跟前,这样的完好,难道是腿好了?

    不可能。

    她相信自己的判断,这其中定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发生。

    如同那个吕艳,按理说早已经被毒渗透各个器官的吕艳现在应该死了,可她还活着,不得不让刘佳璇深思。

    也许,在他们的周围有一个看不见的医术高明的家伙。

    想到这,顿时觉得不好。

    这一刻,她有个恶毒的想法,最好这些人一个一个都突然暴毙,这样她才算是彻底的安心。

    “我的腿?”刘萍很是疑惑,“我的腿怎么了?”

    “没什么。”刘佳璇还是看了一眼刘萍的腿这快好了,根本不可能。

    这时更是觉得刘萍很是可疑。

    “三妹住在哪里,那天等我好了,去看看三妹和邓姨娘。”

    刘萍低头努力掩盖心底的恨意,再次抬头时,微微有些尴尬,“我和母亲暂时住在一个农户家里。”

    “原来是这样,”刘佳璇扭头看向白玉,“等会儿你送我三妹回去,顺便带些补品,一起送过去。”

    “是。”白玉爽快的答应。

    刘萍直接拒绝,“大姐,不用这么麻烦,现在我和母亲的身份也用不到那些。”她要的是回到丞相府,不会只是什么羞辱人的补品。

    “哎——”刘佳璇这回也干脆,直接叹口气,“这点,可能我帮不了你。”

    “大姐,你说什么?”

    “邓姨娘已经被父亲休了,这事情除非父亲点头,也许还有转变的余地,可是,你不知道祖母她”

    “祖母怎么了?”

    “祖母她的病情很严重。”看着眼前假惺惺的人,刘佳璇在心里吐槽,心里更是清楚从刘萍的口中也不能套出有用的话,她也不想浪费时间,“白玉,你送三妹离开吧!”

    “是。”白玉说着直接来到刘萍的旁边,赶人。

    刘萍张嘴,看到刘佳璇的态度,留下来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只能干脆离开。

    却不想,在看到白玉的表情,心里有气,只能努力憋着,眼看着就要到了摄政王府的大门,刘萍心底的怒气怎么也控制不住,一把推开白玉,直接冲站在不远处的刘佳璇撒泼。

    “刘佳璇,你只不过是一个别人不要的破鞋,凭什么在这个时候耍摄政王妃的威风。”

    “大胆,王妃的名声岂是你这样的贱人可以污蔑的。”白玉说着,抬手冲着刘萍就是一巴掌,并一脚把刘萍踢出门口。

    原本经过摄政王府的人,听到这个动静,停下脚步看过来。

    紧跟着看到一个东西飞出来,看到那狼狈的女人竟然是刘萍的时候,众人开始窃窃私语。

    “原来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啊?”

    “什么三小姐,都被相爷赶出门了,还叫什么小姐。”

    “什么,不可能吧?怎么说也是相爷的女儿,怎么会被扫地出门。”

    “是不是丞相府的三小姐,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相府再也没有什么三小姐的说法。”

    众人一阵唏嘘,想到刚才听到的动静,众人看向刘萍的目光更是不耻。

    这个时候不知道谁下开口,“咦,这不是春和楼的头牌吗?”

    这个声音出现时候,突然周围安静了许多,后来有几个人到来印证了这话。

    再次看向刘萍的时候,众人都觉得刘萍都做了婊~子,还想立贞洁牌坊,怪不得被相爷赶出门。

    这样的女人,放在普通老百姓的家中都不会要,更可况是位高权重的相爷。

    这一刻的刘萍才脑子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头牌?

    这怎么可能,别人怎么会知道?

    更让她不能接受的是,刚才她似乎控制不住自己,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连忍都忘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趴在地上艰难的起身,眼泪也吧嗒吧嗒的流下来,原本想要博取大姐的同情,她再趁机解释,自己不是春和楼的头牌。

    不想,突然出现的一个声音,打破了她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表象。

    “看看,看看,就是用这样的可怜模样不知道伺候了多少男人!”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