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梅儿碰瓷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摄政王一晚没有回来。

    刘佳璇整整睡了一圈的时间。

    第二天,醒来,她才发现自己竟然睡了六个时辰。

    按理说,正常人的睡眠时间是四个时辰就够了,她也太能睡了。

    “王妃,该用早饭了。”白玉走进来,轻声开口。

    半夏和半秋他们是一起到来的,开口的想要说的是‘王妃,您醒了。’

    被白玉这么抢先,他们反而有些不能适应了。

    依照刚才白玉这话,显然带有命令的味道。

    就在他们担心的时候,却看到王妃简单的洗漱之后,真的吃饭了。

    刘佳璇一边吃饭,问道,“王爷回来了吗?”

    “没有。”白玉一板一眼开口。

    “东宫来人了吗?”

    “来了,在外面候着。”

    刘佳璇笑了。

    这作风的确符合桌公公的行~事作风。

    不过,可惜了,太子却不是这么一个干脆的人。

    如果在自己提出条件的时候,他趁机忙碌起来,也许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如同刘萍突然到访,还有吕艳的能力,这都是怀疑的重点。

    一边想着,吃完饭后,上了东宫的马车。

    东宫哪怕发生了太子被抓的事情,东宫人的行~事作风还是那么的彪悍。

    这不,刚上马车没有多久,就发生的碰撞的事故。

    按理说,整个元都的人是认识东宫的马车,遇到的人都会自动的退让,今天竟然有人没有躲开。

    刘佳璇坐在马车里没有动,也制止了坐在同一辆马车里三个丫鬟的举动。

    梅儿跪在马车前面的地上,地上有道很长的划痕,显然是刚才碰到被撞出去造成的。

    以往遇到这样的情况,桌公公连看一眼都不曾,但,现在不同。

    太子被抓,这个时候遇到这样不长眼的人,周公公处理事情比以往谨慎许多。

    扭头冲着马车里刘佳璇压低声音开口,“王妃,稍等一下。”

    “嗯,不着急。”反正被关在里面的那人不是自己,她担心什么。

    桌公公嘴角一抽,扭头对上跪在地上的那个丫鬟,恨不得一刀捅死。

    不长眼的东西,难道看不到太子的马车到了?

    用眼神示意,把这个贱婢拖下去,刚才只知道哭的梅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桌公公饶命,奴婢梅儿知道错了。”说着,瑟瑟发抖的身子抖的更厉害了。

    “狗奴才,我看你眼睛白长了!”桌公公劈了一句。

    梅儿?

    刘佳璇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尤其是这个动静似乎在哪里听过。

    心里想着,掀开马车的帘子一角,看到跪在地上的丫鬟,低头,看不到她的脸,看那瘦弱的样子,似乎有些可怜。

    白玉看过去一眼,“王妃,这个是刘萍的丫鬟。”昨天跟着刘萍,曾经看到过这个女人。

    “刘萍?”

    呵呵——

    好巧啊!

    昨天刚看到刘萍,并知道刘萍竟然一直委身于春和楼,当她的头牌,现在竟然这么巧的遇到了她的丫鬟。

    真的是好巧啊!

    刘佳璇掀开帘孑,正大光明的看向外面,“桌公公,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吧!”

    桌公公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回头冲着王妃送上笑脸,“是。”

    一个眼神看过去,有人直接把梅儿拖到旁边,好让马车顺利的通过。

    “大小姐,大小姐——”梅儿被人拉着胳膊,在马车经过眼前的时候,立刻大声的喊着。

    刘佳璇似乎开始没有在意,后在,在听到‘大小姐’的时候,她让马车停下,看向外面。

    “大小姐,求你救救三小姐,三小姐真的快不行了。”

    “大胆,见到摄政王妃,大呼小叫的算什么?”

    梅儿立刻睁开了侍卫的控制,一下子冲过来,扑倒在地上,砰砰的磕了几个头之后,抬头,看了一眼刘佳璇,“王妃娘娘,奴婢是三小姐身边的丫鬟梅儿啊?”

    “梅儿?”刘佳璇说着,扭头看向半夏,“有这个人?”

    “回王妃娘娘,刘丞相府不久前的确有个三小姐,现在已经被相爷赶出家门,至于有没有这么一个丫鬟,奴婢就不知道了。”

    “摄政王妃,奴婢真的是三小姐身边的丫鬟梅儿,实在是实在是”梅儿似乎也觉得难以开口,后来只是砰砰的磕头。

    “王妃娘娘,你就是太好心了,才会让这些刁钻的奴婢什么都敢拦着,真是无法无天!”半夏再次开口。

    “哦?”刘佳璇似乎也是认同半夏这话。

    “摄政王妃,求王妃开恩,帮三小姐一次,这回三小姐是真的遇到难事了?”梅儿说着,用袖子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

    “慢着。”刘佳璇说着从马车上下来,白玉在旁边扶着,半夏和半秋也从马车上下来,“你说你叫梅儿?”

    就在梅儿以为没有希望了,听到这话,似乎来了勇气,“是。”

    “这明明是东宫的马车,你是为何知道本宫在马车上?”

    这话让梅儿愣住了,是呀,她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要说自己一直跟着马车,一路跟着来到这里,在人多的地方故意闹事?

    刘佳璇冷声道,“好大的胆子,先是丞相府的三小姐丫鬟,此刻有故意拦着马车,这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是相爷对太子殿下有多大的不满,以至于当中让你一个弱女子碰瓷?”

    “不是这样的,请王妃听奴婢解释。”

    “你什么身份,也陪和本王妃说话?”

    梅儿愣了一下,侍卫这时也冲过来一把抓着梅儿,两手反压在身后。

    “把这人荦下去,严加拷问,看看到底是谁在故意的栽赃陷害相府,本王妃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想要趁机对相府不利。”

    冷下的声音,绷着一张脸,再加上那双滴流滴流转的眼珠子,带有一份高贵的同时,更多的是冷硬。

    “还不快带下去。”桌公公很有眼色,立刻开口。

    “摄政王妃,是梅儿错了。”

    “你错的还不止这里!”刘佳璇面色一片冰冷,目光瞥向梅儿,“你用相府丫鬟的身份到底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以为凭借着你那些见不得人的较量,就能搬到相府,做梦,本王妃就清楚的告诉你,不管你身后的是谁,想要对相府的人下手,就是找死!”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