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你还想报仇吗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王妃娘娘,臣妇只是”

    “臣妇?”刘佳璇笑了,“你是谁的臣妇?”

    “奴婢该死,都是奴婢一世情急口误才会。”

    “你是怎么被休的,你不会不知道吧?”

    邓氏看着刘佳璇咬牙,这个女人这么油盐不进,她也恼了。

    可,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想到女儿现在头牌的身份,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绸缪了一辈子,怎么就落到这样的天地。

    “邓氏,你和你的女儿刘萍明知道我祖母有心脏~病,可你们竟然联合起来,趁着丞相父亲外出的时候,想把我祖母气死,好在余管家还知道来摄政王府求援,还知道我刘佳璇会医术,如果不是我的医术了得,你以为我祖母到现在还能喘气?”

    刘佳璇冷哼,也不给邓氏喘气的机会,“像你这样心机歹毒的人,你以为你还配做丞相府的姨娘,丞相父亲只是把你们赶出丞相府,这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你竟然还不知道好歹,想闹到摄政王府跟前,胁迫本王妃想你妥协,简直可笑!”

    字字珠心,每个听到的人都是义愤填膺。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竟然想要杀了丞相府的老夫人。

    丞相啊!

    “啧啧,真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歹毒!”

    “可不是,刘丞相是一个孝子,这贱人这样对待老夫人,没有杀了,已经算是开恩,现在还敢到这里来闹,谁给的脸啊!”

    “就是,这样的人早就该死了。”

    “就是,就是,这样的人还感来摄政王府,一定是觉得摄政王妃好欺负。”

    “她不是有个亲女儿是太子妃吗?怎么不去找太子妃?”

    “是呀?这到底怎么回事?”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直接对邓氏进行了批判。

    曾经的邓氏在丞相府算是姨娘,现在被休了,真的变成了邓氏了。

    刘佳璇看了一眼,抬脚往里面走去。

    这时,邓氏再也不敢开口。

    原本以为能煽动众人,能站在弱势的一方,这才多久,这么快的反转。

    周围一声一声的声讨,坚持要吃了她一样。

    邓氏恨的要死,她对这样一面倒的情景,很是无奈。

    一个嫁给了摄政王,变成了摄政王妃,一个嫁给了太子,变成了太子妃,当自己真的遇到事情的时候,一个两个都变成这样

    她的女儿刘萍再好,现在落到一个春和楼头牌的身份,未来算是彻底的毁了。

    想着,她再次想到了网姑姑说的那话,也许,她不该把希望再放在这些凉薄的人身上。

    她心里只有恨,恨不得刘佳璇立刻去死。

    说什么脑袋受伤,说什么腿断了,明明就是好好的一个人,怎么都说快要死了?

    为了以后的荣光,她必须拼尽一切。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邓氏如同破布一样被人丢在原地。

    这时,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一幕一幕发生的刘萍,带着斗笠走来。

    自从她是春和楼头牌的事情被人揭穿之后,她再也没有脸面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众人跟前。

    这不,为了不看到那些嘲讽的目光,她只能这样出现。

    好在,邓氏太过丢脸,她也只剩下邓氏一个人,哪怕明明心里觉得邓氏就是一个累赘,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她还是想要拉住唯一的人。

    来到跟前,扶起邓氏,“母亲,他们都是这样的,你何必来求他们。”装着不知道邓氏真正的目的,故意好心的劝慰。

    “她该死!”断了她的希望,她定然要断了刘佳璇的希望,什么凤星,什么摄政王妃,统统都该死!

    “母亲,你何必如动怒,气坏了身体,不好。”刘萍说着扶着邓氏一步一步往旁边走去。

    这里是摄政王府,说的什么,做的什么,很快都被有些人知道,她才不要再做这么丢脸得事情。

    刘萍一直带着邓氏来到他们租住的房子,四处都是漏风的房子,丞相府的柴房都不知道比这个好多少倍,现在的他们只能住在这个地方。

    听说,这里不久前还死了几个人,要不然,他们连这样落脚的地方也没有。

    其实,他们还有更好的去处。

    是春和楼。

    可惜,在昨晚,刘萍出事之后,邓氏利用把梅儿推了出去,理由很是简单,如果让别人知道刘萍真的在那个地方待过,还有什么未来。

    就算是掩耳盗铃,他们也必须这么做。

    网姑姑并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她还是把珍儿也留下了,但,还有一个更为苛刻的条件,刘萍可以不回到春和楼接客,他们以后要为网姑姑做两件事。

    邓氏心里有气,面对残酷的现实,他们不得不妥协。

    很快,刘萍为邓氏送来一杯水,“母亲,你喝点水,暖暖身子。”

    邓氏咕噜咕噜的喝了,心里有火,抬手就要把被子摔倒在地上,却被刘萍拦住了。

    “母亲,这是我们唯一的杯子。”

    邓氏看向手中的杯子,如果连这个也没有了,他们用你什么喝水?

    “刘佳璇,你这个该死的贱人,你不是很能吗,我就不信了,你装的再好,也不能抹去曾经为太子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情。”邓氏气的咬牙切齿。

    “母亲,你照顾刘佳璇这么多年,她什么时候给母亲面子了,还不是一直把母亲当作丫鬟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刘萍说着一脸无辜又委屈。

    “萍儿,你是母亲唯一的宝贝,你不要忘了,我们现在面临的一切都是刘佳璇故意羞辱我们。”

    “我知道,可是母亲,我毕竟在那个地方待过,母亲你说,我又凭什么和高高在上的摄政王妃斗下去?”

    这话是实话,也是真理。

    刘萍在那个地方待过的事情,只要有心定然能查出来,到时候想到现在他们面对的一切,再回到丞相府已经不可能了。

    她再也不是管理整个丞相府的邓姨娘,自己的女儿再也不是丞相府的三小姐,他们想要活下去,必须要改变,要不然,谈和报仇?

    想到现在的处境,看向眼前唯一的女儿,她似乎想到了方法。,

    盯着女儿,“萍儿,你还想报仇吗?”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