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皇后是唯一相信的人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没事。”

    刘佳璇看到哥哥的状态似乎不太正常,难道发生了比今天皇宫宴会还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为两人各自到了一杯茶,两人都双手捧着茶杯,喝完之后,情绪才稍微平静一些。

    刘锦宏这才想起了自己到来的目的。

    “父亲让我告诉你,不用担心。”

    “什么意思?”

    刘佳璇很快想到了今天的宴会,想到父亲当初也在现场,他们父女之间没有什么交流,连眼神的接触都没有,现在想来,父亲应该是说的这事。

    也许父亲和摄政王之间又达成了某种协议,或者他们正在进行某个伟大的计划。

    男人之间的大事他不想参与太多,看到明显有心事的哥哥,她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哥,上次你怎么突然离开了?”

    “当时有事走的匆忙,忘记跟你说了。”

    “没事。”刘佳璇拉着刘锦宏坐到座位上,冲着旁边的白玉说了一声,“准备酒菜,我要和哥哥好好喝一杯。”

    “是。”

    白玉说完,拉着还在状态外的半夏和半秋一起离开。

    整个房间只有他们两个人,刘佳璇忍不住把今天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和刘锦宏说了一通。

    刘锦宏同样很是震惊。

    “老皇上什么意思?不会是有意禅位给摄政王吧?”

    “哥,你也是这么想的。”刘佳璇当时也有这种想法。

    “是有这个可能,不过老皇上的心思谁能说得明白。”

    刘佳璇沉默了。

    他同样好奇老皇上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老皇上被挟持,做出了不理智的决定或者是违心的决定,也能理解,但,如果不是呢?

    皇宫本来就是一个较大的漩涡,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在漩涡当中,一个个的逐渐消失。

    如同战队一样,有的时候不分对与错,是你这样的队伍是否正确。

    更可悲的是,有时候你站队正确了,在拼搏的过程中成为别人的垫脚石,或者成为对手眼中的杀鸡儆猴之子。

    真正能留到最后还能带着一身荣光之人,全都是大智慧之人。

    摄政王是吗?

    刘丞相是吗?

    她不知道。

    不到事情的最后,永远不会知道结果。

    白玉、半夏、半秋很快送来了饭菜,放下后,他们主动来到门外等候着。

    刘佳璇和刘锦宏都有心事,他们谁都没有开口,静静的喝酒吃菜。

    等到两坛酒下肚之后,两人都微微有些醉了。

    “哥,你跟我说句实话,是不是摄政王在谋划什么大事?”

    “是。”刘锦宏没有半丝犹豫,直接坦言。

    “哥的意思是?”

    刘锦宏看了外面的天空一眼,没有开口。

    刘佳璇突然在心底有个悲催的认知,摄政王是主谋,父亲是参与者,哥哥是帮凶,如果事情成功了,可能带有满身的荣光,如果失败了,丞相父亲和哥将会面临的什么,她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

    希望事情真的如同他们预想的一样,不要有太多的波澜。

    望春阁。

    书房。

    摄政王回到书房的那一刻,刘丞相已经待在里面了。

    看到摄政王归来,刘丞相行礼。

    “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

    刘丞相惊讶的开口。“今天的事情不是你做的?”

    摄政王冷笑,“你以为本王有那么大的本事。”

    刘丞相沉默了,如果事情不是摄政王的计划中的一部分,如果真的是老皇上的意思,老皇上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又要这么做?

    今天看似给摄政王了极大的荣光,极大的尊荣,这荣光和奔尊荣的背后却带来的凶险往往是让他们预料不到的。

    现在身份地位尴尬中的太子,还有几个蠢~蠢~欲~动的王爷,他们会对此事善罢甘休。

    一旦这事情真的如同自己猜想的一样,摄政王就会变成他们的公敌。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难以预料。

    想到老皇上现在老当益壮,处理各种事情也是随心应手,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弄这么一出?

    摄政王看向刘丞相的表情,和自己的想法一样,这到底是为什么?

    老皇上这么做的用意是为何?

    东宫。

    太子回到东宫直接奔着书房而去,刚进门不久,哗啦哗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桌公公站在门口不敢进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全都看在眼中,如果这是老皇上的意思,显然太子的位置不保。

    先是太子有了错嫁的事情,得罪了刘丞相,又把刘丞相推到了摄政王的身边。

    老皇上几次因为摄政王夺了太子的面子,甚至把太子抓进大牢。

    太子在老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不断下降,周边几个王爷虎视眈眈,六王爷和七王爷听说也在返元都的途中。

    这都不是小事,太子爷全都知情。

    今天又发生这样的事情,太子未来会怎样,他没有太多的看好。

    桌公公只是希望老皇上忌惮摄政王手中的兵权,不得不让太子被迫成长。

    “滚进来!”

    桌公公听到太子开口,颤巍的推开门,低头走了进去。

    满地的狼藉,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他还是颤巍巍地来到了太子的跟前。

    “你怎么看?”太子一脸阴沉的开口。

    桌公公微微腹语,太子什么意思,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不敢轻易开口,想过之后缓缓开口。

    “奴才不知道老皇上是什么意思。”

    这话直接又大胆,同时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没有让太子对他痛下杀手。

    “她呢?”

    这回,桌公公反应迅速,立刻把参加宴会时发生的情景说了出来。尤其是关于刘盈和刘佳璇的事情。

    太子听完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刘佳璇为证自己的清白,自己从大牢离开之后,她被禁足半个多月,这期间原本刘佳璇受伤,从他得到的消息是刘佳轩身上有淤青,显然淤青应该是摄政王所为,难道是摄政王对刘佳璇动手了?

    这是他最愿意接受的事实。

    只要刘佳璇和摄政王不是一条心,只要摄政王怀疑刘佳璇,他就可以从中做些事情,就算今天的屈辱,他也同样可以算计回来。

    心里想着,起身快速换了一身公公的衣服,往冷宫而去。

    这时,他唯一相信的人,只有身在冷宫的皇后,她相信皇后是最了解老皇上的一个人。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