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学武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摄政王趁机坐在刘佳璇的对面,看了站在旁边的白玉一眼。

    白玉很快拿来棋盘。

    “佳璇我们下一盘。”

    “也好。”

    许久没有下棋,都有些生疏了,刘佳璇闲着无聊,只是把它当成一个打发时间的工具,下了不久之后,发现摄政王这人从来没有消遣的时候,哪怕只是一盘棋,他也能从棋盘中看出此刻期盼中看出自己的心态。

    为了不让自己输的太难看,刘佳璇不得不小心应对。

    几次想要再次把摄政王引入局中,每一次刚有这种念头都被摄政王发现了。

    似乎他就是一个透明人,走的每一步,做的每一件事,都在摄政王的脚计划之中。

    摄政王再一次落下一子,淡淡道。

    “下棋要沉得住气,就算心里有气也得憋着。”

    白玉等人不明白摄政王什么意思,只是静静的在旁边看着,却看到开始一步一步似乎走入僵局中的王妃,渐渐缓过劲来,也会懂得向摄政王反击。

    一来二去,两人打成了平手。

    摄政王放下一棋子,看向刘佳璇,“还要继续。”

    “不了。”刘佳璇拒绝。

    没有再下下去的必要,彼此似乎都看透了对方的下一步棋,下一步下下一步棋到底是做什么,这样的下棋,根本没有丝毫的乐趣可言。

    就算是高手间的对决,过程也是痛苦的。

    摄政王也不纠结这事,拉着女人就让往院中走去。

    “你干嘛?”刘佳璇防备着看向眼前的男人。

    这人有太多的前科,心底总是不放心。

    他喜欢自己吗?根据种种迹象显示,应该是非常在乎自己,在乎到怎样的程度,没有比较,刘佳璇不好下定论,但,总归一句话,这人太过冷静,做的任何事情似乎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如同透明人一样,没有丝毫的**,一点乐趣都没有。

    “看你最近瘦了很多,应该是最近不活动的缘故。”

    “这事你也管。”

    “管。”

    摄政王拉着刘佳璇来到了院中先是试探了一番,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冲着刘佳璇开口,“不会武功,应该很痛苦吧。”

    “你什么意思?”故意嘲讽她?

    “想教你一点武功,不知你的慧根怎样,能不能学会?”

    刘佳璇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但,摄政王如果肯教,自己定然会事半功倍,但刘佳璇又担心这个男人趁机抹油,她心里各种不爽。

    摄政王再次上~下~其~手开始试探起来。

    过于亲近的举动,让人容易脸红。

    摄政王还能保持淡定,刘佳璇经历这样的事情太好,早已经脸红了。

    男人看到也不点破。

    “怎么样?”刘佳璇莫名的紧张,早就想习武了,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摄政王开口,似乎她看到成为侠女的希望。

    “你资质平平,想要练成绝世武功,不太可能。再加上你这个年龄段,也过了习武的年龄。”

    太损人了。

    不教就不教,何必这么挖苦别人。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教你逃命的功夫。”

    刘佳璇盯着摄政王,这人什么意思?

    刘佳璇心底冷哼,学霸竟然还资质平平,这话说的一点道理都没有。

    又在想,如果学会了逃命的功夫,应该也不错。

    其实,刘佳璇也不打算练成什么绝世武功,关键的时候能逃命也好。

    “行吧。”刘佳璇似乎是很不情愿的开口。

    摄政王果然是个好老师,说到做到,立刻拉着刘佳璇开始念口诀走,一通忙碌下来,刘佳璇直接瘫倒在地上。

    果然练武这件事,不是普通人就能随随便便的,某个人就能做得来的。

    在没有被逼到某种程度上,刘佳璇也自认自己,在这一方面有些懒惰。

    心里想着只不过是逃命功夫,还这么费事,早知道就不学了。

    心里再多的想法都不能改变,第二天,天还不亮,摄政王就把女人被窝中挖起床,继续开始锻炼。

    今天的锻炼对她来说更是苦不堪言。

    腿上绑着大大的沙袋,她连走路都觉得困难,摄政王竟然让他跑起来。

    摄政王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他这不是逼着自己造反?

    东宫。

    太子似乎真的显的太过无聊,太子太傅汤正业离开的时候,被留下来喝酒。

    这还是太子第一次这样有礼的对待太子太傅。

    这几天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先是许久不曾回去的女儿带着众多贵重的礼物回汤家,这已经让他意外,现在又多了一个太子,他怎么能不震惊。

    心里高兴,在太子的几番话下来,多喝了两杯,脑子有些晕乎乎的,心底的那份谨慎渐渐消失。

    刘盈在听说了太子竟然留下太子太傅喝酒,很是意外。

    难道是最近一连几次打击太大,以至于太子变了性子?

    刘盈很快笑了。

    她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看到离开的那个黑影。

    现在想来,太子可能后悔的要死。

    毕竟,不久前太子还秘密见了五王爷,现在倒好,五王爷竟然爬到了太子的头上,几次得到老皇上的赞赏。

    想到外面关于太子和五王爷的各种传闻,这个时候,太子应该后悔的要死吧?

    不管是不是太子计划中的一部分,不能否认的是,太子心里现在肯定不快。

    她作为东宫的太子妃,应该表现出较好的姿态。

    带着春雨和夏玲,端着亲手做的几样小菜,一路往太和殿而来。

    还没有来到门口,就听到太子太傅汤正业的声音。

    一听声音,似乎有些喝多了,说话的声音没有了以往的谨慎。

    她边走着,心里还在想,太子真的是好手段。

    在这个关键时候,对他的太傅这么有礼,传出去,太子的好名声就有了。

    依照自己对太子的了解,这人太过心高气傲,他会把太傅看在眼中?

    呵呵——

    她才不会相信。

    一个一直以来以那个位置为目标的人,把周围的众人全都视若无睹的人,会有这么尊师,做梦。

    刘盈心里想着,却是带着淡然的笑意来到门口,看向桌公公,“桌公公,太子可是在里面?”

    “是。”

    桌公公远远就看到刘盈,他不知道刘盈到底是什么心思,既然人都来了,他也不能当着。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