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刘萍被毁
作者:欣玫      更新:2020-12-22 07:36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太子看过去,这话也敢直接说出口,看来自己真的是放低姿态了。

    心里想着,眼神再次暗淡一分。

    “太傅也这么觉得?”

    听到这话,太傅似乎觉得自己真的做对了,小心的看了一眼太子的脸色,这才放开胆子继续说下去。

    “大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果当初是她的话”

    太子嘴角钩起一抹狡黠的笑意,太傅正好瞥见,心里一咯噔,太子出现这种表情的时候肯定没好事,吓得他连忙晃了一下,装着醉了的样子。

    两人安静了一会儿,后来太子只顾着喝酒,再也没有说什么。

    等到太子微微醉了的时候,冲着太傅摆手。

    太傅看到这个情景,心底还在后怕,刚才怎么就嘴快说了出来。

    好在,太子今天不予计较,要是以往,他的脑袋可能真的要搬家了。

    心里想着,更是害怕,这时,他酒醒了大半。

    故作喝醉了似得摇晃着行礼,后来往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桌公公立刻对太傅行礼。

    他们说话的声音,似乎惊动了太子,太子看过去,“太傅——”

    太傅砰的一声跪在地上。

    太子哈哈一笑,慢慢站起来,冲着门口走来,桌公公一看这个情景,连忙过来搀扶。

    待太子走到门口,太傅跪在地上的身子开始颤抖。

    “今日听太傅一言,本宫很受用,可惜,晚了。”

    “不晚。”太傅对太子付出了多少心血,听到太子说了这话,他再次控制不住说了出来。

    “说说看!”

    太傅一听有戏,顿时心底一松,再次倡言,“大小姐的思维真的太可怕了,一步就能想到后面好几步,心思密集……”

    一再把刘佳璇称作大小姐。

    显然有意的谨慎,也放着别人看不见的耳朵。

    太子冷哼,“都说她是装出来的,要不然怎么不知道她有这么多是本宫不知道的。”

    “可可能是伤心了。”被太子和太子妃那样的出卖,没有反过来对太子动手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不过,现在摄政王动手更狠,让太子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如果不是太子走到现在尴尬的地步,他还会有现在的姿态。

    其实,在府中闲着无事,他想了很多现在的局势,如果不是现在对这么多年的付出不甘心,可能他也会离太子而去。

    “伤心?应该是恨吧?”

    “殿下,你这回是真的眼拙了,这么聪慧的大小姐,您居然……”太傅说着已经对太子摇头叹气了。

    太子嗖的一个眼神看过去,太傅直接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看到这个情景,桌公公很是无语。

    原本以为太傅是装的,不想在试探一番,这才发现是真的。

    刚才还觉得胆子不小,现在看来胆子不大,顶多是借酒壮胆。

    太子火大,踢了太傅一脚,桌公公跟在太子身后离开。

    春和楼。

    刘萍失踪了几天后,满身是血的被人扔到了春和楼门口。

    梅儿和珍儿原本对刘萍失望了,看到这样的刘萍,他们吓了一跳。

    网姑姑很快知道这件事情,立刻让人处理了。

    但,并不是把刘萍抬进春和楼,是让人送到医馆。

    看着是诊治,其实是把事情推出去,也把脏水泼出去。

    做了这些,网姑姑心里许久不能平静。

    傍晚,趁着夜色离开。

    没有人知道网姑姑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只是在两天后,网姑姑出现在春和楼的时候,同样满身是血。

    这时,因为刘萍在外差点死了,没有人关注网姑姑着这件事情。

    说来有人似乎故意用刘萍这件事情造谣。

    原本刘萍被送到医馆,但不知道为何,一连被两个医馆赶出来,后来,去了霍家医院,这才算是住下了。

    可惜,这时,刘萍的伤拖了太久,身上的那些伤痕还好说,别人不会看到,但刘萍脸上的伤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在左脸上被人划了一个井字。

    这个‘井’字划得太深,似乎还喂了毒在上面,血肉外翻,肤色也较黑,想要恢复是不可能,就连化妆也遮盖不了,这辈子算是离不开面纱了。

    这件事对刘萍的打击很大。

    她没有想到,她的腿是好了,也用了非常的手段得到了现在的武功,当她有了资本,又发生了这件事情。

    刘萍的状态似乎崩溃了。

    整个人变的阴郁了很多。

    珍儿和梅儿一直伺候在身边,不离不弃,但再也没有原来的忠心。

    可能是不忍心看到刘萍此刻的惨样。

    更奇怪的是,邓氏只露面一次,再也没有出现。

    两个丫鬟不但要照顾整天发疯一样的刘萍,还要面对高昂的医疗费用。

    好在,他们没有被赶出霍家医馆,医疗一直在继续。

    这边,网姑姑听到这个消息。

    她阴森的笑了。

    该死的刘萍,竟然将她连累了。

    此刻的她躺在床~上,看着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她身体所承受的痛苦,让她一辈子都深深的记得。

    哪怕是这样,网姑姑该做的事情一件没有拉下。

    这天,正准备把刚知道的消息发送出去,突然有人推开门,网姑姑正要把人轰出去,却在看到竟然带着斗笠之人,她直接从床~上爬下来。

    来到那人的脚边,颤巍巍的开口,“主人。”

    戴斗笠之后,一脚把网姑姑踢翻在地,“吃里爬外的东西,你竟然还敢活着。”

    网姑姑砰砰的开口,一个字也不敢说。

    很快,网姑姑额头一片血腥,她却连求饶都不敢。

    这时,外面再次传来脚步声,网姑姑诧异,这个时候会是谁?

    就在她以为能短暂的逃离这次的惩罚,那人竟然来到她不远处,嘭的一声跪在地上。

    “见过主人。”

    这声音网姑姑震惊的微微抬头看过去,在看到竟然是吕艳的那一刻,她一下趴在地上,再也不敢有动作。

    “春和楼以后听吕艳的。”

    “是,奴婢见过吕姑姑。”网姑姑聪明立刻转而冲着吕艳磕头。

    吕艳站起来,看向匍匐在脚边的网姑姑,眼中的恨意一闪而过。

    戴斗笠的人离开后,吕艳一脚踩在网姑姑的手掌,用力一捻,网姑姑感觉自己的手都要废了,这一刻,她却不敢发出丁点声音。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