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 我们输了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2021-02-24 23:10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王翼看着他活像贪财鬼看见了活金库,满眼都是喜遇良才的欣喜,又见着气氛合适,终于将橄榄枝伸向了李归海:“归海,你很有天赋,我也见过你提到冰球时眼中的神采,不用否认,我知道你热爱冰球,那么,你愿不愿意来我的冰球队?”

    李归海眼神骤然亮如明星,几乎不假思索的点头,但那神情转瞬就变为了暗淡,连点头的动作也转为了有些消沉却坚定的摇头:“不了,老师,我……我不喜欢冰球。”

    “是吗?”王翼半点也不相信的模样,只和蔼的揭开他撒的谎:“那你为什么这么失落?之前谈论冰球时的神采飞扬去哪儿了?”

    李归海沉默着,没有说话,面色却有些难过。

    王翼越发肯定他热爱冰球,应该是有什么原因让他不能去打冰球,于是王翼再接再厉道:“到底怎么了?如果有什么困难可以跟老师说……少年人,就该有敢拼敢要的血性,你喜欢冰球,若这时候不为了他拼一把,以后不会后悔吗?”

    李归海垂着头,手指一直无意识的扣着裤缝,仿佛更难过了,道:“不是每个人都能随心所欲的生活的,爱好……再喜欢也没用的。”

    “有困难解决困难,还没有做就这么丧气,这可不行,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困难能让你试都不试一下,就要放弃自己喜爱的冰球?”

    李归海看着王翼关心的神情,嘴唇蠕动几下,终于轻声开了口:“我本来是想参加冰球队的,可是,可是我家里负担不起这份开销,老师,您是专业教冰球的,您应该知道,冰球整套装备下来不便宜,我查了,一般的整套护具下来就要上千,而且冰球是很激烈的运动,摔倒是常有的事,护具也更换的很频繁。”

    话一开口,就再没什么顾忌,说起来也容易,李归海面上都是难过,继续道:“我算过,就算我特别爱惜护具,可高强度训练下来,一套护具最多能支撑三个月……这个开销真的太大了。”

    “我跟他们都不一样,他们家里本来就是城里的,我是从农村来的,家里应付我的学费和日常生活费已经很吃力了……老师,我不能……”

    哪怕他平常并不怎么乱花钱,甚至还把业余时间都拿去勤工俭学,但挣来的钱跟冰球的花费相比,完全是杯水车薪,他拿什么学冰球?

    从知道李归海是农村学生时,王翼心里就隐隐有了这种担心,此刻听见他自己亲口说出来,竟有种果然如此的踏实感,心说这好办,他道:“要是这个原因,那好办,我可以资助你!”

    “不行!”李归海想都没想的一口回绝,神色坚定冷硬,全然不似平常软乎乎的憨厚模样,“老师,我不需要资助,我还没有到那一步!”

    王翼生怕他误会,立马安抚的道:“别误会,归海,这不是可怜你,我是爱惜你,你是有冰球天赋的,你应该有接触冰球的机会!再说,现在很多学生都有接受资助的,你别太有压力——”

    “不是的,老师,这不一样,”李归海面上平静,但态度仍是不容质疑的拒绝,他道:“无功不受禄,傲骨不能折,我爸说了,我们只是人穷,但骨头不穷!”

    顿了顿,似乎感觉自己态度过分强硬,李归海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放缓了语气,道:“谢谢老师的好意,但我真的不需要。”

    这少年的自尊心强的出人意料,哪怕他那么喜欢冰球,也不肯为了冰球放弃尊严。

    王翼既高兴又担忧,高兴他如此有骨气有脾性,又担忧他真的放弃冰球,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但他当面还是表示了大度,甚至还如常的约李归海继续跑步,只私下里悄咪咪的琢磨着将人“拐”过来的方法。

    钱财都是小事,良才才是难得,更何况这孩子是真的有天赋!

    次日课间休息时,王翼端着一张俊朗又和善的面容就来了高二三班,凭着老师的身份跟李归海的同学们闲聊,有意无意的将话题扯到李归海身上。

    “……李归海啊,他特别乖,就是那种认真学习不捣蛋的好孩子,回回都是我们班第一名!”

    “……但是他好像家里不富裕,总是很节俭,我们中午吃饭都是随便吃,他就总是吃最便宜的……”

    王翼一边听一边点头,还笑眯眯的继续“哄骗”小朋友,道:“这么乖,那他不打架吧?放学了一般去哪儿?是不是也跟其他男生一起打球?”

    围在他周围的女生登时约好也似的一致摇头,有个活泼的小姑娘机灵灵道:“才不是呢,李归海才不跟他们玩,好像也没见过他打球,应该是不喜欢吧。”

    “哈,小爱你这可说错啦,他喜欢球,但不喜欢篮球足球那些,他喜欢冰球,我见过他偷偷去冰球馆玩啦,姿势贼啦帅!”

    小姑娘们登时又笑闹着打趣一番,继而又有小姑娘给出了正确版本的资料,道:“老师,他平常很少玩的,一有时间就出去打工啦,好像还挺辛苦的。”

    王翼但笑不语,又跟小姑娘们闲聊了一会儿,直等上课铃声响起,才施施然的回了自己的教师宿舍。

    他自己是从学生时代过来的,但他家里虽不富裕,却也未在钱财上亏待过他,毕业后又直接进了国家冰球队,之后更是在多伦多任教练,还真没怎么在钱财上受过为难,李归海这事还真让他一时觉得有些为难。

    他想了想,又想了想,忽的灵机一动,一个想法一下涌上心头。

    他立马拿出手机,在招聘网上搜索了附近的兼职,将学校附近的商场、百货中心排查了个遍,终于筛选出一个时间合适、工作内容也合适的兼职——咖啡店服务生。

    当天下午,他就粗略收拾了下自己,直接赶去了时代广场的星星咖啡店。

    星星咖啡店门面很大,还是上下两层构造,王翼也不闹虚的,径直去服务台点了杯咖啡,等待的时候顺便向服务生问了兼职的事。

    那服务生是个年轻小姑娘,上上下下打量他好几眼,似是不相信他这样一看就是职场赢家的精英会来应聘兼职。

    王翼也不多解释,只含笑道:“怎么了?你们这不招大叔吗?”

    “您说笑了,您算什么大叔啊,看着也就只比我大两岁,”服务员花一样笑开,将王翼的咖啡递给他,道:“不过兼职这事一直是老板在管,您稍等,我去找我们老板,让他跟您谈。”

    王翼点了点头,就坐在服务台前的高脚椅上等着。

    不一会儿,一位穿白衬衫西装裤、戴眼镜的高瘦青年快步走至眼前,问服务员道:“是他问兼职?”

    服务员笑着点头,道:“是的,没错,老板,就是这位先生问的。”

    那老板面上面上明显出现了一瞬惊愕神色,很快又恢复平静,朝王翼道:“这位先生不是来做兼职的吧?”

    王翼也露出微笑:“这话怎么说?我看店里的兼职招聘上可没有年龄限制啊。”

    “不是年龄的事,您这一身都是名牌,腕上的手表价格也在二十万,怎么会来我这里做兼职?”老板说话很是斯文有礼,“有什么事,这位先生不如直说吧。”

    显然这位老板是明眼人,人看着也挺正派,王翼也不再多试探,径直道:“是这样,我是附近阳光中学的老师,有个学生家里有点困难,孩子要强,不肯接受别人的资助,我就想着借您这地方给他个赚钱的平台。”

    老板还没说话,王翼就继续道:“当然,这孩子的劳工费不用您出,他该干什么您就让他干,他的工资我这边出,就是走您这边的账,您看能否帮我这个忙?”

    那老板想了想,爽快的应了,道:“没问题,这不是大事。”

    “那就多谢老兄了。”

    那老板和蔼的笑着,好奇道:“这年头像您这样一心惦记学生的老师不多见啦,只是学校里应该有不少家境不好的孩子吧,这孩子是有什么特殊之处吗?值得您这么费心?”

    “我能力有限,也顾不了所有苦孩子,我是个冰球教练,好巧不巧的看见了这一个,老兄不知道,这孩子真的很有天赋,”知道这老板虽是应了,但心中多半还有疑虑,王翼简单解释道,“他是天生的冰球运动员,能力和天赋不知道要强过多少人,我实在不想他的天赋被埋没。”

    老板恍然的点了下头,重新自我介绍,道:“有天赋的孩子的确不该被这些外在物质条件埋没……对了,我叫顾明成,能力有限,但这孩子的工资我也给一半吧。”

    “这哪行?真不用……”

    “甭客气啦,那是给孩子的资助,又不是给先生你的,再说了,孩子在我这打工,我哪有一点工钱都不给的道理?”

    王翼无奈,只好应下,之后又与顾明成确立了工作细节,略谈了谈其他,这才离去。

    当晚,王翼提早约了李归海,却没带他去夜跑,而是带着他朝学校外走去。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