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零六十一章 地尊降临!
作者:鬼谷仙师      更新:2020-06-19 14:49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草蛋!”苏航翻了个白眼,敢情自己这是会错了意么?

    看样子,得找其他人了,苏航拿起纸笔,准备再写一封书信,然而,这时候,玄黄钟外却又有了动静。

    “小子,你在里面嘀嘀咕咕的干什么呢?”玄黄钟外,苍老的声音响起,苏航一听,额头上布满了黑线。

    正是界魔的声音。

    “老家伙,你不是走了么?忽悠你爷爷呢?”苏航没好气的道了一句。

    真特么的太没有节操了,这老货果然是在外面蹲守,幸好自己足够明智没有出去,否则只怕是早就送死了!

    “小家伙,你的嘴巴真的很贱!”界魔冷哼了一声,“老夫不过找地方吃了个午饭,何曾说过我要走了?”

    “呵呵,你是我见过的第二不要脸的家伙,你不仅不要脸,而且还不要节操,我算是长了见识了!”苏航冷笑了一下。

    可以想象,玄黄钟外,界魔听到苏航这话,脸上的表情肯定非常的精彩,“这么说来,老夫还挺荣幸的,却不知那第一不要脸的是谁?”

    “关你屁事!”苏航骂了一句,“等着吧,地尊马上就到,到时候,看你怎么死!”

    “哈哈哈……”

    玄黄钟外,界魔立在山头之上,看着面前这口大钟,哈哈大笑了起来,“小子,他要是能来,早就来了,还能等到现在?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玄黄界主已经封闭了这一界,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一界发生的事情!”

    界魔已经在玄黄钟外蹲守了大半日,一开始苏航提起地尊的时候,说实话,他是有点虚的,但是,都已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地尊能出手早就出手了。

    大半日都不见苏航出来,界魔知是骗不了苏航的,所以,他才会又站出来和苏航唧歪,虽然玄黄界主有意帮忙遮掩,但他同样不敢在此久留,须得速战速决,只要把他那颗残缺的心弄到手,用不了多久,便能恢复以前的实力,甚至更有突破,那样一来,也就用不得东躲西藏,能与地尊有一战之力。

    “你当我骗你不成?地尊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只不过让你再蹦哒一会儿而已!”玄黄钟中又传来苏航的声音。

    界魔闻言不禁冷笑,这小子还真是个极品,输什么都不肯输了气势,真不知道如果没有这口破钟护着,他还有没有脾气在自己面前这么放肆。

    “呵呵,是么?你就祈祷吧,如果他能来,老夫当面吃翔给你看!”界魔冷笑不止,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不见棺材不落泪,真是个讨厌的小子。

    吃翔?此时躲在钟内的苏航,怕是被雷得不行吧,堂堂界魔,居然说出这种话来,那画面简直难以想象。

    “道友,说话要慎重!”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沉重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界魔顿时脸色大变,头皮发麻,一种十分不妙的感觉蹿起。

    猛的抬头看去,却见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的头顶,正缓缓的飘然而下。

    “啊?”

    界魔那一张老脸瞬时刷白,腾的一下飞了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转身就要逃走。

    “往哪里跑!”

    那中年男子却并不慌张,直接伸手一虚空一划,划出一个金黄色的光圈,直接往界魔飞去,几乎是瞬间,便将界魔套入其中。

    界魔面现恐惧之色,连忙奋力挣扎,然而那金色光圈迅速收紧,直接将他捆缚其中,任由他如何挣扎,都是无济于事,浑身神通被禁,只见那中年汉子伸手一招,界魔便毫无抵抗力的被拉到了中年汉子的面前。

    “道友,我们又见面了!”那中年男子笑意盈盈的看着界魔。

    而界魔却是面如土色,恐惧的看着面前这个男子,简直难以想象,以界魔现在大道境五品的境界,居然在这中年汉子的手中如此的孱弱,简直就和一只弱鸡一样,太不可思议。

    挥手之间就将界魔制服,这是一位怎样的存在?

    “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恐惧之后,界魔的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一双眼睛瞪着面前这个魁梧的中年男子,说不出是愤怒还是仇恨。

    玄黄界主不是帮自己遮蔽了天机么?这位存在怎么可能知道自己出现在这儿?难道玄黄界主出卖了自己?

    中年汉子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有人请我出手,我便来了!道友见谅,这面子还真不能不给!”

    真是玄黄界主出卖自己?界魔眉头一皱,直到此时,他都还不认为这事和苏航有关,毕竟苏航被困在玄黄钟里,虽然口嗨的厉害,但界魔并不相信苏航有能力召唤这位存在降临,想来想去,有这个能力的,也就只有那一位了!

    “可恶!”

    界魔一阵咬牙切齿,脸上充满了恼恨。

    “这可是第四次再遇到道友了,这次道友该无话可说了吧?”中年男子面带微笑的对着界魔道。

    界魔咬着牙,“不甘,我不甘!”

    中年汉子道,“当年你我有言在先,我放过你三次,这一次,该是因果终结了!”

    “差一步,就差那一步,我不甘,不甘啊!”界魔埋下了头,老眼之中竟然是浸出了泪水来,带着无尽的苦涩。

    “差一步始终差一步,这都是命,逃不过的,认命吧!”中年汉子淡淡的道了一句,便已不再理会界魔,转而往旁边的玄黄钟看了过去,“小兄弟,出来吧!已经没事了!”

    半晌,没有任何的回应。

    “外面可是地尊?”好一会儿,苏航的声音才从玄黄钟中传里出来。

    中年汉子微微颔首,“没错,正是本尊,出来吧,界魔已被我收服!”

    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玄黄钟中再度传来苏航的声音,“地尊前辈,这玄黄钟非我之物,我无法控之,出不来!”

    地尊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哭笑不得,“小滑头,防备心还不小,不是你自己请我来的么?难道还怕本尊骗你不成?”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