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五千五百六十四章 :面皮
作者:浮梦流年      更新:2020-10-29 03:42
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小说稳定更新最快    把老君禁法幡插在了葫芦顶上,已经等于是万法不侵了,当然,葫芦仙城现在也失去了吸收法力的能力,这是双刃剑,但至少也保证了仙城的稳固。

    魔天降带来的魔属性力量确实很强,周围已经全是魔气笼罩了,而很快一个老者的面孔就出现在了云端之上,仅仅是那双眼睛,就有小山的大小,可见其巨大足有百余里左右

    我脸色不由一变,这应该是魔气成像了,而且魔气如此庞大的情况下,对方也能恣意的运用来攻击仙城了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这老者就像是怒目金刚一般,瞪大眼睛的瞬间,它的手掌也朝着我这里推了过来,我立即一个落剑步到了葫芦仙城的后方

    对方的手仿佛是推着默契而来,轰然撞到了老君幡防御的范围内,果不其然,这手就是魔气凝聚的推手,也属于法力的范畴,在老君禁法幡的防御下,瞬间像是云气撞上了墙壁,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葫芦仙城毫发无损,我把仙城当成了盾牌,自然也没受伤。

    但这天空中多了个魔头,如果不解决掉魔天降,那问题依旧不能解决,而且大家以后也是要出门的,任由乌云压顶是不行的。

    我想了想,决心主动出击,擒贼先擒王,只要破坏了这件魔天降,且看他们还有什么高招。

    但还没等我准备离开,这魔天降召唤来的魔天老祖又开始攻击了,无数的魔仙剑雨轰然落下来,扎在了地面上就如同一根根黑色的荆棘,而那双魔天手也不闲着,朝着我又拍了过来

    轰隆

    因为是魔气形成,所以它一旦撞上了老君禁法幡,立即也消失不见了,但其强横的气浪,仍旧把周围堆砌成了魔域。

    对方的攻击可谓是强势,如果没有老君禁法幡,估计葫芦仙城都难挡这类魔气倒灌的危机,还真是犹如之前所说的赤地万里,在这么强大的魔气之下,仙家很难存活下来,更别说气息攻击之下,还有各种物理性的猛攻,所以魔天降是一件非常合格的超级星域宝具,这有点类似大天剑的混沌重气攻击,让整个界面全都结晶化,让所有低阶仙家都无法存活,简直是歹毒之极。

    不过危机也是转机,我立即催化了魔道降临,沟通了魔气之后,魔气对我的脉络同样有了加成作用,所以在这炼狱中移动,几乎等于是沐浴在能量池中。

    我一路冲向了刚才十位仙家逃亡的地方,但天空的魔天老祖仍旧不忘朝我攻击,各种魔剑魔气也频发,仿佛全都针对我来了

    我一边飞行,一边看向了天空的魔天,这东西是云气所化,我要是朝着天空攻击,那和打在空气中没什么区别,所以只有找到布阵的仙家们,将他们加持的星域宝具破坏,或者杀光所有为星域宝具加持能量的仙家

    看到对我的拦截无效后,很快又有一道道的光束朝我这边飞过来,就好比是无数的火箭炮密集攻击似的,不断轰得我周边的区域到处坑坑洼洼

    而就在我快要到边缘的时候,清微欣的传音忽然来了“夏大哥,不好了你到底去了哪里他们派了好几位证道化境从你后面方向潜伏而来,眼下正攻击我们的大阵呢老君禁法幡挡住了他们的攻击,却经不住他们进入葫芦仙城呀”

    我凝了下眉,这是调虎离山之计呢,知道我一个人厉害,而葫芦仙城的实力却有限,所以才会派人偷袭,我即刻说道“派出我们的证道化境拦截,我出去灭了他们操持魔天降的人。”

    清微欣那边应了下来,我心想着有善道主持,又有阿鲁和宝儿、邬老头防御,理应是可以对付着一阵了,所以也放心大胆的朝着对方的阵营挺近。

    但还没到那边,魔天降的攻击似乎从我这边转移走了,我心道他们是攻城不入,所以调转了矛头,不过现在我出来这么远,如果又转头回去,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还是专心的灭掉魔天降才好。

    我加快了速度,可转了一圈,始终不见对方布阵者的身影,这里魔气越来越重,这是沟通了魔仙通道才能达到的程度,等于是有人进行了魔道降临了,难不成是衡秋仙尊来了

    “不行魔天降太厉害了他们来了好多人,刚才逃跑的那些证道化境又跑回来了夏大哥你快回来,我们的人撑不住的他们要毁了我们的老君禁法幡”琉璃纱的声音又传来了

    我暗道看来没有我在的葫芦仙城,实在还是防御能力太弱,这还没过多久呢。

    两权相害取其轻,我也不打算灭了这魔天降的部队了,只能是往回疾走,但还没冲到那边,魔天的老祖的巨手轰隆一下就拍向了我,看来对方看得到我这边,所以见我扭头,当然要拦截了。

    我瞬间用化道法将这巨手消弭于无形,而人也立刻逃出了攻击范围

    轰隆

    攻击持续不断,我倒也不怕这些攻击,不过我回去的路注定崎岖,就在看到葫芦仙城就在眼前的时候,忽然悄无声息的成千上万的丝线就朝着我这轰了过来

    砰砰砰砰

    攻击撞击在了地面上,我低头一看,竟是无数的道劫触手,所以心中顿时凛然,这个时候哪里来那么多的道劫触手难道是华神君之前借身控制了王奈何给灭了,没办法找葛元复仇,此时倒转过来找我寻仇了

    但犹豫的瞬间,我就自己否定了这想法,因为独特的桀桀笑声从黑暗处由远到近,并且拦在了我前进的道路上

    来人身穿一袭衡秋独有的玄色衣袍,手中还持着双剑,而脸上除了那双漆黑没有眼白的眼睛外,第三只眼睛更是让人一见难忘

    “夏瑞泽。”我冷冷叫出了来人的名字,显然我也有些惊奇。

    夏瑞泽轻笑一声,随后说道“我就知道是你桀桀又换了张面皮了,一天”百度搜索乐安宣書網(乐安宣书网https://www.ailelela.com)